无底堂-【无限期备考中😭】

最爱卡米亚的小宅一只!努力肝文,就算写的不好我也还想写啊!

微博@无底堂-零壹贰捌

无期限备考中😭😭我不管!我就是要考二中😭😭😭!

嗯……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了,欧的太突然反倒有种不好的预感……|ω・)
感觉女神凛的卡池到时候会沉啊😭😭😭😭😭我不要啊😭😭😭😭😭我要拿达芬奇来换凛😭😭😭😭😭

单抽出五星概念(你为什么不给我来个五星从者呢?233333)
就算是三星能拿到医生的概念礼装也是一本满足!你看他笑得像个孩子啊😭😭😭😭😭😭😭😭😭看家吗?那也超可爱啊!😭😭😭😭😭😭😭😭😭提前看完了日服剧情,罗曼医生你真的太可爱了😭😭😭😭😭

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运气到底是好还是差,看到那一堆三星概念礼装我的心其实是崩溃的…… 但结果还好(๑•̀ㅂ•́)و✧

【尼吉】风景(吉恩篇)


#第三人称,住所有私设注意
#灵感来源卞之琳的诗作《断章》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序——

吉恩很喜欢自己家的位置,朝南,阳光充足,室内温暖明亮。阳台不大,但是在那里种点花草也很有趣。

萝塔很喜欢在阳台上摆放花草,但是由于阳台上放不下这么多东西,最后也只好选了几样留着。留下的矮牵牛、吊钟海棠、茉莉,也甚是美丽。

矮牵牛用掉盆装着,挂在阳台的栏杆上,粉色的花朵娇嫩,大红色的花朵也十分艳丽;茉莉花则是占据了阳台的右半边,虽然已经过了开花的时节,但是它绿得发亮的叶子也很是惹人喜爱,它开花时更是美丽,雪白的花瓣,淡淡的清香,难怪得了萝塔的喜爱;养得最多的是吊钟海棠,它几乎占据了阳台前排的全部位置,但吉恩还是在它们中间留了刚好可以站一个人的空位,粉色和白色的吊钟海棠放在了右边,桃色和石榴红的放在了左边。

吉恩一直都喜欢颜色淡一点的,但是萝塔觉得艳一点的颜色更适合自己的哥哥,比如说……大红色的口红,尼诺也表示赞同,当然对于这一点吉恩只是一笑代过。

萝塔曾执意于在吉恩的房间装饰盆栽,可是吉恩不喜欢放花草在卧室,却又拿萝塔没有办法。最后还是尼诺解决了这个问题,剪了几朵淡蓝色的矢车菊和白色的雏菊,用一个小玻璃容器装着,放在了吉恩的窗前。

萝塔还带回来了不少铜钱草都被吉恩放置在了书房,说是可以养眼,然后尼诺就送来了一盆芦荟。

在自己家的附近,大概过两个弯的敌方,还有一座小桥,吉恩很喜欢那里。在小桥附近散步的人不多,这里很安静,可以在这里享受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小桥的位置有点微妙,在它后面有一座刚建好的大桥,大桥两端是大路,小桥两端是小路。大桥的周围还种了不少迎春花,迎春花长大后就覆盖在小桥上,乘船路过的人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这只是一座桥而已。

吉恩喜欢靠在桥栏杆边抽烟,看着人们在石子路上散步,偶尔会看着泛着微光的河面发呆。鸟儿常常会跳在桥面上,看有没有掉落的面包屑,这时在一旁的猫儿又会从旁偷袭,最后惹得鸟都飞走了才罢休。

吉恩就靠坐在桥栏上悠闲的看着这一幕,再缓缓吐出一口烟。因为平时这儿也没什么人的缘故,这种可爱的场景也常常只有吉恩独享。

当然,吉恩最喜欢的还是自家阳台的风景,不是因为美丽的花朵,也不是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大海。在吉恩家下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尼诺住的地方,吉恩不需要过分地低头,只需要就能看到尼诺家的阳台,蓝色的墙壁和鲜红夏威夷花形成鲜明的对比,这附近能够把这种花养的如此艳丽的人估计也只有尼诺一个了。

尼诺家的阳台上放着一个靠椅,他偶尔会在那里看书,或办公。吉恩最喜欢看尼诺坐在阳台的靠椅上看着报告然后突然被上司责问时吃惊又无可奈何的表情,觉得比平常成熟稳重的尼诺更加有趣或是……可爱?

每当夕阳西下时,不远处的海洋总是会被余辉染成橙黄色,或是在落日刚好在海面上形成一定角度时闪烁着耀眼的光。云在接近落日的地方也变成了橙红色,越往远看就慢慢变成了紫色、深蓝色……接着就出现了点点繁星,装饰着远方的夜色。

这时尼诺总会邀请吉恩去海边喝酒,海风还带着些许温度,但是也开始慢慢转凉。月光照在海面上放着微弱的白光,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海浪卷进大海,消失不见了似的。

酒馆的灯光有点黯淡,但是足以看清彼此的面孔,店里的留声机放着轻松的乐曲,吧台上的酒保也正悠闲地调酒。愉快的夜晚就由一个个话题编织而成,只不过大部分都是吉恩喝醉时说的罢了。

月光在海面摇晃好像在唱安眠曲,吉恩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倒在松软的床上便沉沉睡去。海风带来的月光装饰着吉恩的窗子,熟睡的他是否也装饰了某人的梦?

碎碎念:

失踪人口尝试回归中……|ω・)
开学快乐,祝你我快乐😭😭😭
就当背景是在希腊附近吧|ω・)
有两篇,尼诺篇才是正文,还请敬请期待(๑•̀ㅂ•́)و✧

那条微博真的狂戳我笑点😂😂😂,仙儿的内心os是自己拟的……|ω・)

不喜勿喷,请勿上升个人|ω・)

“小周,里凶我……”

“我哪有!!!”

“里看里又凶我……”

“凶你是因为你是我兄dei啊。”

“那里也有这么凶里滴铝朋友和其他人喽。”

“没有,只凶你啊。”

“辣为森马里就只凶我嘞!”

“因为你是最重要的啊,兄dei!只要你仙某人一句话我周某人一定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你仙某人开心了我周某人嘴角就会微微上扬!就像有机关似的!”

“是里自己嗦的吼~”

“没错!兄dei~”

“辣里给我洗碗去。”

“好的!兄dei~”

——————————————
拟了一个对话,勿上升个人,不喜勿喷|ω・)

城里套路很深的,我也经常被套路|ω・)

这次应该是cp向的了,不是的话麻烦私信第一时间告诉我哈|ω・)

“感谢大EE的九个佛跳墙!”
“感谢大EE!!!”
“哇e小姐里真的很帅里知道吗?”
“e小姐你真的特帅!!!”

我是真心希望大小姐戒赌的|ω・)

在学校……屁都木有,只有水性笔和填涂铅笔,再借了美术老师的红笔和马克笔,硬是挤出来了一副……|ω・)

就是自己的一个周仙人设,请勿上升个人……兄dei们不喜也求勿喷啊😂😂😂|ω・)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谢怵_:

#挂人##厕所读物#
论一家盗印店究竟能做到多令人佩服的地步
也不怎么会说这种事儿毕竟很少这么气……将就着看吧……

说起盗印大家肯定不陌生,要说我之前也早知道这件事的存在,但是这次自己参了一个本,稍微去关注关注,才有了深刻体会
其实一开始还抱有一点疑惑,咱这一般般的本怎么都有店家盗印……但是想想被盗印总是不好的,还是去和店家提提吧。抱着这样的态度戳了店家,随后顺手点到店里去看了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一下子翻下来,眼熟的本子占了大半——包括许多喜欢的太太写的画的本 也有不少已经完售的或者和我一样在鲸鱼组独家的本(店内图p1)
(话说有着水印居然还能直接拿图我也有些服气)
一群人突然严肃了起来。我回去一看,妈耶那店家压根不理我。然后一名插画画师就去再戳了戳那家店,套出了话——以及发现这人明明就在的(图p2)同时我们也开始联系被盗印本子的太太们
套话结束,店家也在的情况下,那名画师就和他明说了(p3)当时回去看,就看到他已经下架。太太们也有了些回复,回去一看,本子又下架了几本。
本以为这件事这么就过去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然没想到,过几日我习惯性去直接搜书名翻了翻淘宝,看见又一家盗印。
看着难受哇,那我就点进去一看。嚯,还是这家店。
然后就去和店主再次取得了联系,店家说别的客服不小心上的,我们也就当这个是真的吧,让他再下了,他下了
emmmmm我当时真的没想到这位还上架了第三次。
突然就忍不了,没话讲了没话讲了。仔细一翻,之前下架的所有东西都上架了,exm暴脾气瞬间就起来了。大家都是辛辛苦苦写的文画的画用爱发电用肝烧火写出来的文,你还盗印,还两次三番又上架。有句话也叫事不过三吧?
我们有些忍无可忍继续联系他,却得到了这般奇异的回答。(p4)
呃,这位,不是我说你,这个,有什么话不好在这儿当面说的,又是QQ又是微信,你想闹哪样?到底什么不能当面说?不能淘2宝说?
就很奇怪,然后插画画师开了小号先加了他,等着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然后他QQ过来,突然就说了这么一句话(p5),emmmm之后就安静了。哎呀什么话要在这边说,就说这么一句,嘛意思嘛?
呃,之后的事我并不想加以评论,大家看图,看记录。(p6p7)
这怕不是,呃,不知如何形容事态发展方向和脑回路。

不管怎样这家店我这次挂了。实在是暴脾气。p8是相关信息,求大家帮忙举报。真的很希望不要再有盗印出现了,大家都是辛辛苦苦写着文出了本,没有理由也没有借口让这些盗印这么猖獗还把钱装进自己的腰包。希望以后盗印能少一些吧……emmmm

【尼吉】日常•私心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半架空,同居设定万岁!
#短打,一发完
#重度ooc注意,避雷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正文:

世界上最令人安心的地方是哪儿?可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金库,亦或是明天忙碌回来时有点温暖的猫窝?对于久未归家的人来说,世界上最令人安心的地方可能就是自己最亲爱的人身旁吧。

年已30+的ACCA本部监察科副科长外加多瓦王国第一皇子的吉恩.欧塔斯,刚刚结束了忙碌的出差视察工作,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精力了。本就无精打采的脸只是显得更加无精打采,整个人就像是只玩累了的猫一样,懒洋洋地把头枕尼诺腿上躺在沙发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里的节目。

尼诺没有表示任何不满,他任由吉恩的脑袋在自己身上乱蹭,时不时还会摸摸吉恩的金发,就像真的是在对待猫咪一样。

吉恩的发质很软,每一缕都好像是由极细的金丝组成的,又不会粘连在一起,根根分明。这种头发摸起来很舒服,就像手里握着银沙滩的细沙,但一不小心又会跑掉。

尼诺很享受这种时光,渐渐也觉得腿上的重量一点都不是负担。

“呐,尼诺……”吉恩起身,“你摸够了吗?”

“啊,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

“嘛……虽然我是不介意,但是我的头发真的有这么好摸吗?”

吉恩这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挠了挠头发,修长的手指插在松软的头发里,关节隐隐若现,是个很漂亮的场景。只是头发的主人却不以为然,随意的动作,让人觉得稍有惋惜。

“嗯……比我要好多啦。要摸摸吗?”

“……嗯。”

吉恩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尼诺微微低头,刚好到吉恩的手的位置。吉恩轻轻地抚着尼诺的头发,看不出他眼里在想什么,只是嘴角微微上扬,忽然又将力度加大。

“喂!吉恩,你在干嘛!”

“哈哈哈,作为你摸我头发的回礼呗。”

“这还真是……一点都不友好的回礼啊。”

“……尼诺你居然还没有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啦,况且……”尼诺微笑着看向吉恩,笑得有些无赖,“我的头发,很扎手吧。”

“……”吉恩有点无语,但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尼诺确实是赢了。

吉恩决定结束这种幼稚的对话,可尼诺的手又伸了出来。

“……”

“那个……你一直都在摸我头发,到底想干嘛啊。”

“……吉恩,你上一次剪头发是多久前的事了?”

“啊?我不记得了啊,应该有蛮久了吧。”

“……机会难得,不如我来帮你剪头发吧。”

“嗯。”出于好奇,吉恩并没有拒绝尼诺的请求。

【尼诺到底不会什么啊……】

他这么无奈的想。

“嗯……我看看啊,工具好像在……啊,在这里。久等了。”

“嗯,没事。啊……”

吉恩看着眼前的箱子有点吃惊。

箱子是中等大小,外表面是普蓝色蒙蒙的盖着一层灰,棕色的提手,金属扣有点儿生锈。打开看箱子里:大大小小剪刀,平剪、牙剪、推剪、电推剪……从最基本的到最高级的都收在这里,可以说是一应俱全,就连梳子都从剪梳一直分到九排梳,发泥、发蜡、干胶种类多到让吉恩开始怀疑人生。

“那个,尼诺,我只是剪个头发而已,至于吗?”

“……对于我来说这是必须的,毕竟吉恩可是王子殿下啊。”

“喂,尼诺!我不是早就说过我不当什么王子了吗?而且就算是国王殿下也不会用这么多东西吧!”

看着吉恩有些恼怒的表情,尼诺“噗嗤”笑了,不紧不慢地说道:“国王殿下虽为国王殿下,但他是这个国家的国王殿下,而吉恩你虽贵为王子却只是属于我的王子,凭这一点,我就应该区别对待了吧。”

“呃……随你好了。”吉恩只觉得脸烫,啊,耳朵也好烫。虽然尼诺总是会不合时宜地说些奇怪的话,但是无论听多少次,吉恩还是觉得有点应付不来。

“哈哈,来吧,坐这里。”

————————————————

尼诺轻捧吉恩的头发,就像对待珍宝一样,他不敢太用力,怕吉恩会痛。但是一想到是在为吉恩理发,尼诺又不自觉地哼起了小曲。

吉恩虽然开始对尼诺的这种反应感到惊讶,但过了一会儿,这种惊讶的感觉就变成了尴.尬。

尼诺手掌的温度就在吉恩耳边,这使他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尼诺将吉恩的小变化都一一收进眼底,觉得就是这样的吉恩都省是可爱。

————————————————

“完成了哟,吉恩。”

“啊……哦哦。
……尼诺你好像心情很好呢。”

“啊,有【这么明显】吗?比起这个……吉恩你还是快点去洗个澡比较好吧,脖颈和耳后的碎发,我还没清理呢。”

“……”
为什么不?

“毕竟那里是吉恩的敏感部位吧。”

“……”

吉恩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一脸冷漠地拿起浴巾进了浴室。而那本人都为察觉的耳尖的红晕是只有尼诺才得以观赏的光景。

花洒的水声响起,尼诺开始收拾地上的碎发。金色的碎发掉在白色的瓷砖地上很难被人找到,但尼诺可是已经找了三十年了啊。

他轻车熟路地把碎发都收集好,放进了一个小塑料袋了,真空密封。打开暗室,找到那个抽屉:里面装的都是吉恩的碎发。暗室里的窗帘半开着,昏暗的阳光照了进来,窗前的书桌上摆着三个照相机,和一摞高高的相集,装巧克力的盒子被打开了,里面的巧克力却还没有少一颗。

暗室里的光景也隐隐约约可以看得清楚了一些:空气里的灰尘躁动着,X射线和三色灯都安安静静的沉睡着,照片成堆成堆的摆放在书柜里,架子上还有些未洗好的照片,墙角的留声机已经很久没有使用,灰尘遮盖着留声机的光泽。

尼诺收好抽屉,蔚蓝色的眼睛在暗室里显示出别样的光泽,他走到书桌前,缓缓拿起了一块巧克力。

这个房间吉恩未曾踏足过……

【这个房间里装着的,都是我在日常里对他的私心呢。】

“……吉恩。”

【你知道吗?】

END•

碎碎念:
妈呀,这文风七上八下的看着就像过山车一样,我好慌啊😭😭😭😭😭
妈呀,这么久没写了ooc到这种地步我也是没谁了呀😭😭😭😭😭
妈呀,acca好冷啊,但是尼吉真的好好吃的😭😭😭😭😭

第一次试着填了一下表格,仅代表个人意见,如有出入还请见谅见谅啊😂
阿多超帅的!我不管阿多超帅的!
为阿多疯狂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