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堂-零壹贰捌

暑假是夏令营和高一预科的时间……

锝TC是我的人!!!

爬墙无声,不擅挖坑;
如果挖坑,不一定填。

虽然会一直躺列但是扩列欢迎:2338308259

技术不行,滤镜来凑。
奈何我连滤镜都不会挑……

七哥好帅!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帅!今天更新!我爱他啊!真的戳我的点啊!

莉莉丝get!
还抽到了意料之外的卡,比如……阿周那和尼古拉.特斯拉233333

【洋灵】论究竟是谁偷了小弟的糖

*有ooc|・ω・`)
*不知不觉写成了洋灵😂😂😂请勿上升真人!谢谢谢谢
*有kiss,想写小弟哭但是没写好
*文笔拙劣,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

“啊啊啊啊啊啊啊!谁偷了我的糖啊!”

“老岳,小弟又在嚎了。”

“凡子你去劝劝吧,我打完这盘游戏。”

“木子洋,老岳叫你去劝小弟……诶人呢?”

“木子洋在哪里!”

“哇,小弟你身后冒火啊,好烫!好烫!”

“不就是几包糖嘛,一会儿妈妈去给你买。”

“不要!我就是要那一包!那可是粉丝送的XXX的限量口味啊啊啊!我连一颗都还没吃!啜泣啜泣……”

“哇,限量口味,好高端啊,你说是不老岳。”

“让我们没见识的小弟饱饱口福,嗯,粉丝的心意都感受到了啊。”

“问题是在于我现在一颗都还没有吃,一颗都没有吃!木子洋你个混蛋给我滚出来啊!”

“洋洋这次惨了,小弟是真的火了。”

“……老岳,你说小弟为什么不怀疑我们?”

“嗯?!是你们拿的吗!”

“儿、儿子乖,妈妈怎么可能拿你的糖呢。”

“不关我的事,我对小孩子的东西不感兴趣。”

“……呸呸呸!你们三个都是大猪蹄子!木子洋你个混蛋躲哪里去了!……”

“小弟终于走了,吓死我了。”

“凡子你以后还是别说话了。”

“为啥啊?凭什么啊?”

“……你心里就没点balance吗!”

“我刚刚好像听见了小弟的怒吼,这么可怕的吗?”

“诶,小于你回来了。洋洋,你快去逃命吧。”

“嗯???发生了什么??”

“小于子你先去安慰一下小弟,我们这里有点私事要谈。”

“诶不是,卜凡啊,我们几个大男人的有什么好瞒的啊?你们聚众说悄悄话是打算谋反吗?”

“谋反……你想象力真丰富。反正去就对了!”

“洋洋啊,小弟的糖呢?”

“你们拿了多少?”

“我五个,凡子三个,还揣在口袋里呢。”

“哦,我拿了剩下的那一整包。”

“哇,木子洋你这么禽兽啊。”

“去,就拿了一包糖怎么还成禽兽了呢?XXX限量橄榄口味软糖,味道还不错。”

“洋洋你这就过分了,我和凡子还没尝呢。”

“我介意你们先去安慰一下小弟吧,从刚才开始小弟就没吼了。”

“啊,儿子没事吧,我去看看他……”

“不用,我去。小于,小弟在舞蹈房吗?”

“在啊,我也不好进去了,就你去吧。”

“好。”

“呜呜呜……”

“看看这是谁家没见识的小弟啊?竟然哭了。”

“木子洋你个混蛋你还我糖!”

“……”

“你还我糖啊,那是我的粉丝送给我的,那是我屯了好久了一直舍不得吃的糖啊!呜呜呜……”

“……”

“木子洋??!!你!你干嘛舔我的脸啊!”

“脸都要哭花了好吗?小弟,你怎么就认定了是我呢?”

“肯定是你!除了你以外还有谁会……不对,一码归一码,你干嘛舔我!”

“噗嗤。”

“你别贴那么近!”

“没办法啊,谁叫我们小弟太可爱了呢。”

“木子洋你……唔?!!呜唔唔!唔嗯……哈啊……干嘛……伸舌头。”

“味道怎么样?”

“甜的……”

“你那包糖放太久了,都快过期了,我托人又去找了一份。”

“真的!那我的糖呢?”

“喏,要不要数一数?”

“啊?为什么要数?”

“小弟乖,我和你一起数。”

“……哦。1、2、3、4……”

“39、40、41、42……”

“180、181、182、183、184……”

“213、214……嘿嘿。”

“你笑什么?”

“小弟耳朵都红了,真可爱。”

“求你闭嘴吧。”

“你那里总共多少?”

“240。”

“我这里总共280个。”

“240+280=……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

“介意我吻你吗?”

“不介意。”


END.

后记①:

“洋哥……”

“嗯?”

“你前面干嘛吻我?”

“给你尝下糖的味道啊。”

“那那那、那你还伸舌头!”

“给我们没见识的小弟长长见识呗。你不喜欢?”

“……不、不讨厌吧。”

“小弟真可爱。”

后记②:

“老岳,那糖有毒吧,我的妈呀我肚子怎么那么痛。”

“凡子我们以后还是别拿小弟的糖了吧,这可能就是报应……”

故事概括:

小弟糖快过期了,然后木子洋就托人找了520颗一模一样的糖。
岳岳和卜凡拿的是快过期的糖,所以闹肚子了。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小故事吧

【小鬼王琳凯】他


*写了一个怪怪的东西,是粉上小鬼的过程和对小鬼的一些感想吧
*对鬼哥的了解还没有各位鬼姐姐那么深,希望鬼姐姐们多多包涵,不喜勿喷
*可以的话希望能听听鬼姐姐们眼里的小鬼是什么样的
by.无底堂-零壹贰捌
——————————————

00.

1999年5月20日,他不紧不慢地赶上了那个即将结束的世纪的班车,于是一个山东和河南的混血儿在福建出生了。

他……他……他……我该怎么描述他这个人呢?

01.

听说,他上过中国有嘻哈。

我努力回想起那档节目,对,原来确实很火。同学们一个个都是喊着PGone、TizzyT、JonyJ、vava、Gai、Bridge的名字,念得久了,我也默默地记住了那些名字,还悄悄地把那档节目补完了。

还行吧,除了对QIY没有什么好感以外整体来说还是很cool的,而且——那个唱Rap版广告的小哥哥有点帅啊。

“你们不觉得那个唱Rap版的小哥哥有点帅吗?”

“唱广告的?谁啊?”

“是小鬼吧,还行,但是我家才是TizzyT最帅的。”

“屁,万万最帅。”

“算了吧,小鬼抄袭哟。”

“但是他竟然还在唱广告,不觉得很尴尬吗?”

“干嘛不回去?这么想红吗?还是想要钱?”

……

那些话语就像子弹,从我的左耳朵里射进去,又从我的右耳朵里钻出来,顺便轰炸了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

抄袭……?想红……?回家……?
我无法理解她们为什么要这么diss小鬼,而且听着也觉得脑仁儿疼。

我悄悄地退出了话题。

(部分)女生,真的太可怕了。

我把画面暂停,看着他的笑脸,就是静静的发呆。他笑得很开心,好像没有什么烦恼,比我们还像小孩子,眼睛很漂亮,笑起来时也能看见里面闪着光。

我想,有梦想的人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后来那档节目里有选手犯了事,许多人都脱粉了,我也没有再听到女生们谈论那些了。

我到底是没有刻意去追他,去百度他的资料。大概就是看一看,感慨一下就过了。

02.

今年,又有一档节目火了,还是QIY的,但是内容不一样,是和偶像相关的。

当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果然,班上又掀起了一波新的风潮。

“你看陈立农!他笑得巨好看啊!”

“从此我就是Justin的妈妈粉了!”

“钱坤正道钱坤正道钱坤正道啊啊啊啊!”

“人间仙子朱正廷了解一下。”

“坤音四子了解一下,乐华七子了解一下。”

……

每到了下课就是这么轮番轰炸。

我的大姐们啊!你们不中考啦!不学习啦!你们看可以,但是别给我安利好吗?别那么激动好吗?别扯我衣领好吗?

疯狂。我怀疑自己可能说错一句不小心diss了她们老公(儿子/男朋友)的话我就会被她们给活活掐死。

“小鬼也在哟。”

原来那个diss过小鬼的那个女生这么说了。

啊……这样啊。

那要不我也去看一下吧。

03.

当初我不该看的,当初我不该看的,当初我不该看的……

md,我竟然就这么陷进去了。

结果我就变成了这种样子:
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超话签到。
如果在公交车上听到有人在放他的歌就会很开心。
如果有人说他很厉害很帅气很可爱,也会很开心。
去微博找他的视频和照片。
特意开了小号,有空刷数据。
就是看着他我也可以笑一天。

有人发过一个表情包:去他妈的追星,这是爱情!

我这是爱上他了吗?
不是。
我只是把他当我的偶像、一个目标罢了。
因为……那个18岁的少年,他变得更厉害,更努力了。

04.

在偶练里小鬼的镜头变多了,这也使他的魅力无限放大。我用自己的感受概括了一下他:神奇。

他很神奇,少年感极强的他也能成为酷盖。
他很神奇,身为一个rapper却也唱跳俱佳。
他很神奇,一头脏辫竟显得他奶痞奶痞的。
他很神奇,让比他大的人竟还有点害怕他。
他很神奇,明明那么的皮却还很会照顾人。
他很神奇,无数次挑战自己给人新的惊喜。
他很神奇,总会让人感染上他的快乐病毒。
他很神奇,像天使那样用98K射穿你的心。

他很神奇,他身上好像有种说不出的魅力吸引着你,而当你真正去了解了他之后你又会发现一片新天地。

他很神奇,如果你是仔细看过他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人,你可能会发现他眼睛里的光没有丝毫黯淡,还是和开始时一样明亮。

我之前也说过,有梦想的人应该就是这样吧。

像他一样。

05.

由于学业繁忙我完美地避开了所有的投票活动,差点没哭出声。

但是结果是好的,他出道了。

那天的他看起来不是很高兴,表情有点严肃,感觉有点悲伤的。

他可能是在担心自己能不能出道?

但是我总觉得他一定会出道吧。

他果真出道了,飞去了美国训练。

我花了两天时间把新的旧的图片、视频神马的全都看了一遍。

然后我忽然觉得,那天他不是在担心自己能不能出道,而是在担心他的鬼姐姐们吧。
他宠粉。
他一定看到了鬼姐姐们的辛苦,知道了那每一票都来之不易,所以才会露出那副表情吧。

我还觉得,那天他可能是因为那是最后的选拔才伤心吧。
他重感情。
大厂里从原来热热闹闹的100个人,到最后只留下了20个,朋友们一个个离开大厂让他很难受吧。

如果拨开他坚硬的外壳,你真的能找到一个新天地,一个不一样的他。

那是一个小男孩,时而幼稚时而成熟。
他善良,心痛熬夜刷票的粉丝。
他孝顺,会因为没能给妈妈庆祝生日而流泪。
他开朗,总是会说开心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他机灵,最先识破节目组的种种套路。
他热心,会像个大人一样安慰被淘汰的成员。
他还可甜可咸可奶可酷可跳可乖。

这样的,也都是他。

06.

都说后生可畏,而他也正直风华正茂。翩翩少年可以一无所有,但他一定会胸怀梦想,然后挑战自己,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期待着他的新曲、他的表演、他的惊喜、他的改变、他的成熟。

欲想成功,必有其梦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我只要看着他走花路,变会懂什么叫做满足。

小鬼王琳凯,未来可期。

end.

【瑞金】扑火

* @艾止. 非常感想艾止桑给的这个机会(ง •̀_•́)ง可惜我没有好好把握😓会继续努力的!
* 前篇:《飞蛾》
*格瑞视角,是联文!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联文😂
*意识流注意,ooc注意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


宿醉,英文学名为hangover,科学性的来说宿醉属于轻型急性酒精中毒,指由于短时间摄入大量酒精或含酒精饮料后出现的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紊乱状态,多表现行为和意识异常。

因饮酒过量,隔夜休息后,体内的酒精即乙醇已经完全排净,但仍有头痛、眩晕、疲劳、恶心、胃部不适、困倦、发汗、过极度口渴和认知模糊等症状。这是因为大量饮酒后,肝细胞无法将酒精代谢后的有害物质,如乙醛等全部清除而造成急性中毒症状。
……

清晨,格瑞的脑袋痛的像是被压成沫了的软肉一样,痛楚一点一点地从后脑勺传出来。突然回想起的不记得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宿醉症状这时则更使他的大脑疼痛难忍。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醉成这样。那个吻和宿醉一样,都是意料之外的事,一切都太突然了,突然到他还没能理清这个过程,就好像已经结束。

我该接受吗?还是这真的只是一时兴起?酒精作祟?

手机已经充满电了,格瑞揉了一把杂乱的头发,敲下密码,点开微信,然后在金的微信头像前停下了。

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他可能是第一次这么早就收到金的微信,也是第一次犹豫着要不要给金回信。

微信的封面设计明明是绿色的,但是消息提醒却偏偏是红色,还红的那么刺眼,让格瑞无法忽略。

点开那条信息。

——格瑞,昨晚那个……

啊,对,昨晚那个……

昨晚那个……到底算什么呢?

格瑞自己也想不透,可就算这样,他的手仍旧敲出了这么一句话:喝醉了。

没错,他们昨晚确实喝醉了。

所以……这一切都是酒精捣的鬼。

格瑞的脑子乱成一团,左手刚一舒展微皱的眉头,下一秒右手手指就点点上了那个发送按键。智能手机倒是很给力,一点点的触碰立刻就通过电子屏幕化成一条条指令,飞速地爬过网线发送了出去。

格瑞是由衷的希望,要是人体消化酒精的速度也能有这么快就真的再好不过了。

也就是过了那么四五秒的样子吧,左上角开始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这一输入却足足输入了四分钟,而格瑞也对着六个字发了四分钟的呆。

该来的还是来了。

——…好,我知道了。

一种失落感一直顺着网线找到了格瑞,从他的手机里溺了出来。

格瑞的心和脑袋一样,都乱了。他觉得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安慰一下金,要不要问一下金到底是想干什么。

他也犹豫了四分钟,这四分钟里他想了很多,绝大多数的都是关于金的未来。没错,他不认为金现在可以做这种事,就算是意外也决不能有这种想法,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现在最需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够安安心心的学习。就算那个吻是真的,但眼下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将来连再说这个的机会都没有了。

对,只有这样才是对他好……

他还是做出决定了。果然是酒精的错,这真的是个烂主意,可能是格瑞难得的几个会后悔一生的主意吧。

——嗯。

还是冷冰冰的一个字,也是和平时一样的语气,但是放在这里却足以撕碎金的心。

这是为了金好。
他这么坚信着。

——毕业快乐,祝你以后事业有成!

看吧,金很坚强的,他一定能明白自己目前最重要的是什么,也一定会理解为什么我会这么做的。

——谢谢。

两个字敲完,发送。格瑞觉得自己的头痛舒缓了些许,反复琢磨着这几句话,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

那个夜晚,如梦一样,睡了一觉起来也就记不清了。



时间过得很快,快得让人害怕。转眼间半年就过去了,年底就快到了。再过段日子,就是对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那个时刻了。

这半年来,格瑞还是充分展现出了自己在学习上的天赋,在同期里仍是领先。听说金也变了不少,金变得更加努力,学习方面虽然还是有些粗心大意,但是对比原来已经有了飞跃性的进步。他现在成熟了不少,但少了一份阳光,他今年连圣诞节都可以不过,还在那里刷题做试卷,干劲可怕到老师们都以为他换了个人。

那个圣诞夜,格瑞破天荒的给金发了消息。

——圣诞快乐。

——谢谢,格瑞学长。

好像有哪里变了?这种感觉是什么?惊讶?失落?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好像有什么……渐行渐远了?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好像是手里握住的沙,你永远也握不住一样,记忆里的那一抹金色,也快被阳光覆盖,变得一样耀眼,再也乌发直视,无法留在身边。

“啪嗒”,一滴水珠不知道从哪里滴了下来,正好滴在了微信里“发送”的那个键上,框里有字:“今天圣诞,要不要一起吃个饭?”。话并没有发出去,不知道是因为眼泪太轻还是心已不定,没了这勇气。

高考,那是中国人的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考试,每一分就是几万人上下,哪个人不是拼了命在那里挤的头破血流?这次寒假过后,也就是金的决战时刻了。



开考那晚,格瑞梦到了原来——

那是一次修学旅行,高一新生第一次和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们组队去了海边玩。

那片海滩很简单:白色的软沙,一脚才上去就像踩在棉花上;蔚蓝的海,蓝得让人心醉,远处的海平线逐渐与天空混为一体,让人看不清哪儿是天哪儿是海;周围有一座陡崖,上面开满了向日葵,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

格瑞一向不是很喜欢人多的地方,但是他拒绝不了朋友的请求,他如约和朋友们去了海滩但是他并没有去玩,毕竟他只是答应了会去而已啊。

“格瑞,你确定你不去沙滩啊?”

“有很多妹子哟。”

现在仍旧死心劝着格瑞去沙滩的是格瑞的两位同班同学,那两人一脸猥琐又带着些许青涩的典型高中男生的笑容和格瑞的冰山脸形成了一个天大的对比。

“我想看凯莉和安莉洁穿泳装啊……”

“我倒是更期待蒙特祖玛学姐的啊,但是一定会被雷德打死吧。”

“诶,格瑞,你比较在意谁的泳装啊。”

格瑞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白眼。

“无聊。”

两人知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格瑞不近女色可是在全校都出了名的,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通,怎么可能会有高中男生不想看女生泳装的呢?!

“不是吧,格瑞……我们现在正值大好年华,怎么可以不年少轻狂呢!”

“就是就是啊!还是说……你喜欢男的?”

听到这里,格瑞的心咯噔了一下。

自己喜欢男生?

他确实没想过,因为他总觉得自己还没有遇到自己想要的人。

但是此话一出,倒确实是有点惹恼了格瑞。

“喂,你们别太过分了啊。”

那两人好像还嫌事不够大,觉得格瑞难得剧烈一次,可不能白白浪费这个机会。

“哎呀,没事,你喜欢男的我们现在也不会惊讶滴~那么……你喜欢的是谁啊?”

“是隔壁班的那个嘉德罗斯?还是那个雷德啊,雷德好啊,他要是女生我一定找他当女朋友。”

“拉倒吧你,人家喜欢的可是祖玛学姐啊。”

“那你还想看祖玛的泳衣。”

“只是说说啊!”

“话说……格瑞喜欢的,不会是安迷修吧。”

“哈?为什么?”

“哎呀,你不看看那安迷修,学习品行哪样不好,长得还好看……”

“嗯,你们这是在谈我吗?”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位不嫌事大的男生在那一瞬间也是要被吓掉色了,如果只是安迷修的话那也只是普通的吓到了,最重要的是那个一只手勾搭在安迷修身上的雷狮!两人顿时是吓得面如死灰,嘴巴张着也只是支支吾吾的说着什么。

“诶,你们俩又惹什么祸啦。”

“我去,你们是在说安迷修啊,我敬你们是一条汉子。”

“诶不是,说我怎么了吗?”

渐渐的人都聚了起来,那两人给格瑞投来了无数个求助的眼神。

“格瑞……”

“……”

格瑞没理,转身就走了,留下这场闹剧。反正只是高中生无伤大雅的玩笑,没有几个人会在意。




格瑞实在是不想去沙滩,他当然明白为什么那两人总是劝他去,毕竟只要他一去就能吸引过来很多女生,如果和雷狮、安迷修、嘉德罗斯放在一起效果更佳,而这也正是格瑞最讨厌的一点。

他换了个方向去了陡崖。去那里的路倒是比较平整,石头堆成了台阶一直铺到向日葵花海前面的草坪上,但是因为常年没人来打理,所以路上总是有一些杂草或是杂乱的树枝。

草丛里发出沙沙的声音,不知道是风声还是有其他生物从那里窜过。粗壮的树干上有不少刚刚破茧而出的鸣蝉,唱着生命的歌谣。但是夏天实在不是什么欣赏蝉鸣的好时候,嗡嗡叫的人头痛,好像催眠曲也像紧箍咒。但其实那一声声用生命吟唱出来的歌才是酷夏的标志,是这烈日下必不可少的声音。

崖山上风有点大,是从海上吹过来的,却带不了一丝海洋的气息,反倒是那烈日把风蒸发得干爽。格瑞的衬衫被汗水湿了一大片,脸上的汗珠吹了风后很快就干了一半,倒是头发变得黏黏的贴在脸上很不好受。

从这里望去,向日葵随着风摆动,金色的花瓣反射着太阳的光,格外亮,远处的海也是波光粼粼,这场景好像是新画好的油画,没有时间的沉淀使它蒙尘褪色,新的让人不自觉就被困在了那里。

沙沙——“呜哇啊!”
一阵骚动

格瑞望向右手边的花丛,声音也正是从那边传来的。

格瑞小心翼翼的靠近那片花丛,拨开金色的向日葵,看到的仍是一抹金色,却好像比向日葵的金色更加耀眼。

那里趴着一个男孩。

蓝色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嘴角扬起尴尬的微笑,鬓角的汗珠划过嘴角一直流到下巴,偏白的肤色因为太阳的灼烧有点泛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尴尬或紧张的缘故就连额头也是一层粉红。锁骨上也挂着些许汗珠,湿透了衣襟,精瘦的手臂上倒是有些烦人的蚊子留下的作品,让人微微感到可惜。

“啊哈哈……”,男孩尴尬的笑了两声,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

“……”

“那个……我不是故意偷窥的!就是就是……看到这里有人来了,就很在意嘛,毕竟这里很偏僻嘛。虽然很偏僻,但还是很漂亮啊!这里的向日葵和家乡的好像,特别好看!”

“……”

“呃……抱歉,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男孩不自觉地往后退,“嘶——啊!”,但好像并没有成功。

男孩翻过身,膝盖上露出了触目惊心的红色,就连绿色的草地也隐约沾上了几滴血。格瑞瞪大了眼睛,男孩也很意外。可能是因为太阳太热,把人的脑袋都烧的昏沉,不然男孩也不可能会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膝盖划破了那么大一个口子。

“啊……那个……我没注意,这是怎么搞的?”

“你别动,我背你,下去吧。”

“那就……麻烦你了。”

下去的路比上去的要难,更何况格瑞身上还背着个人。

太阳还是那么无情,执意于这个时候将自己的伟大充分展现,湿透的前胸紧贴着后背,炙热的呼吸不均匀地吐在耳边、后颈,而两边的蝉鸣也毫不留情,震得两人直头昏。男孩金色的发尖滴着汗珠,滴在格瑞的肩上,有的甩在格瑞的颊边。

心跳一拍接着一拍,从胸腔和后背传递给两人,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心跳,而他们却在忧心是不是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热,燥,晕,以及再靠近一毫米就能听得清晰的心拍数,这就是夏天。

而这一路上,两人无言,任噪音在耳边回响,心中的躁动荡漾。




结果他们两个人都被送进了医务室。

“膝盖不是什么大问题,注意休息,这两天不能下海了,也少运动,你们两个都有点中暑,快点吃药。”

格瑞很淡定的吃了药,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书,眼睛却注视着对面床的男孩。

男孩的表情实在是丰富,像一本漫画,很难想象那么小的一张脸也可以变出那么多种表情。先是听到没有大碍时的放松,然后再是听到中暑要吃药时的震惊再带一点点不情愿和委屈,最后就是现在这副样子了……该怎么描述呢?可以想象成是那种面部五官全部拧在一起陷进去的样子,嗯,很形象的。

男孩还是不情不愿地把药吃了,其实药还真就没那么苦,可他还是要吐舌头以示对吃药的嫌弃。

“噗。”

“……有这么好笑吗?”,男孩一脸狐疑和委屈。

“吃药是为了让你好得更快,为什么要做出这副表情。”,格瑞没有用问句。

男孩已经在对格瑞撒娇了,“不好吃嘛~睡会喜欢啊。”

“……”

“对了对了,我叫金,是高一新生。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是不是学长啊,我在新生里没见过你啊,你怎么不爱说话啊,我好无聊……陪陪我呗。”

“呼——”格瑞心想:看来是背回来了一个活宝。

“我叫格瑞,高二。”

“哈哈,果然是学长!我就说我的记忆力是不会出错的!欸,学长怎么冷冰冰的,你笑起来明明更好看。”说完,金就朝着格瑞傻乎乎的笑了。

“……你现在很无聊吗?”

“诶?是啊……你来陪我玩吗?”金有点期待。

“不……无聊的话就看书吧。”说完便从手边的书中捡了一本薄的丢到了对面。

“诶……好吧。”

金也学着格瑞的样子端坐了身子,翻开书本开始尝试细细的品阅。可惜金本就是一个耐不住性子的人,装模作样了两分钟不到就快坐不住了,一会儿望望窗外的海,一会儿望望格瑞;一会儿挠挠脸,一会儿又翻个身……

房间终于是里安静了。

又一个三分钟后,格瑞再抬头发现对面的人儿已经睡着了。睡姿很没有规律,很乱,被子也踢到了一边,那本书倒是被金紧紧地抱在怀里。格瑞默默的叹了口气,合上书,门上的钟滴滴答答的响,格瑞端坐着身子,望着对面的人发呆。

他想要他的大脑思考,大脑却不听使唤。只是望着那灿烂的金色逐渐沉沦。

不知何时格瑞也闭上了眼。



夜悄悄地黑了,是海风把格瑞叫醒的。

窗子开了一半,夜晚的海风带着白天阳光的余温和些许海腥味,抚在脸上有点暖,很舒服。

金趴在窗边,金色的头发染上了一层银色的月光,有点像婚礼时的头纱。那张脸仍是傻乎乎的笑着,眼里装着的却是映照着圆月的大海。

风卷起了海浪,海浪映着银白的月光,那海浪又映在了两只蔚蓝的眸子里,连着星星和黑夜,一起刻在了一位可爱的少年的脑海里。

格瑞看得也有点呆,他觉得这个场景实在是很好看,于是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看着。心脏又开始缓慢的跳动起来,和白天一样——原来那个心跳加速的人就是自己吗?

夜是明明静谧的,跑进那双蓝色的眸子里却活了。景是明明灵动的,划进那双紫色的眸子里却定了。

如果可以,格瑞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

两人在酒店里一起“虚度”了修学旅行的最后一天,只是从海滩回来后,格瑞开始会不经意的去注意金的动向。

那一抹金色很好找。时不时在早会上看到,时不时在食堂里看到,时不时在走廊里看到,有时又会在班门口出现。上学的路上,放学的小道……好像生活里无时无刻不有着他的身影,那个叫金的男孩像个妖精,有着神奇的力量,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人格魅力,总是会让人不经意的就去注视他。

后来,金开始频繁地来找格瑞。今天要不要一起回家?明天要不要去看一场电影?格瑞出身好,回家的路自然是和金不同的,但是只要是金提出的要求,他总是会默默的答应。

他还是冷的,却在别人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变了温。

渐渐的,他知道了很多关于金的事情。金是射手座的,生日是11月25日;金有一个姐姐,叫做秋,比金成熟;金爱笑,而且笑得特别好看,特别阳光;金有点没心眼,还无知无畏,所以很容易相信别人;金是个路痴,还有点中二病,肢体语言丰富,偶尔有些逗比,但是意外的让人觉得很可爱……

他开始默默的记下金的许多爱好,因为他的记性也挺好的,所以不用把它们一一记录下来,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一条一条的记在了本子上。

他很重视金,远比自己想象中的重视更加重视,像是那种美丽的珠宝,希望把它捧上心尖一样。他总是不说自己有多重视金,或许……他自己也没有摸清。




无声无息的,梦惊醒了,空旷的房间里不规则的喘息,心中的动荡还是久久不能平息。

热——夏天,快到了。



那可能是格瑞第一次紧张要不要主动给金发信息。

高考已经结束了,成绩也早就出来了,那些苦逼了三年的高中生迎来了人生中最自在的三个月。

格瑞终于是把那条信息发出去了,异常的艰难。

——高考结束了,辛苦了。听说你考的不错,恭喜。

格瑞舒了一口气,静静的期待——他会怎样回信呢?

——谢谢学长。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过去了……

“嗡——”那一声不知道是蝉鸣还是格瑞的大脑当了机。

对,晚了,完了。

今年的夏天格外热,却不会像那个夏天一样让人头昏脑胀,分不清自己的心。




又是一场梦,这场梦很长,很真实。

格瑞把他和金的过去完完整整的梦了一遍。

时针倒在“2”的面前,伦敦的夏夜根本就不叫夏夜,湿漉漉的,没有一点热气。

街道上的灯照亮了朦胧的夜,两只飞蛾围绕着灯光飞舞,一只毫不犹豫地扑向那灯火,没了。另一只只是在一旁犹豫着,最终无法躲过本能的诱惑,也一下子扑了进去。最后,两只飞蛾都没有在出来。

格瑞看着这一切,拿出那个已经用了很久的手机,手机里的软件只留了个微信,联系人名单里也只留下了一个号码,备注是:太阳。

微信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头像永远不会像QQ一样暗下去。格瑞点开那个头像,消息已经是五年前的了,他花了很大的功夫想办法找人恢复了他们原来的聊天记录,五年来格瑞每次一有空就看一有空就看,渐渐的他都能背下来了。

他没有颓,他还在等,等那个不知道何时才会回来的人。





其实格瑞也是一只飞蛾。
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但是他愿意。

他们都将对方比作触不可及的光,稍稍靠近一点就会灰飞烟灭。他们都将自己比作无法抗拒光明诱惑的飞蛾,只是一只过于直白了,一直过于拘谨了。

两只飞蛾都成了灰,散在了人海里。



END.


请各位老铁们自行脑补仙儿在唱《小蛮腰》,只是一个草稿流,希望能有人画出来!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社情!!!
我真不要脸,丢人……|・ω・`)

【瑞金】那片战火之外的金色花田


*就……自我感觉很ooc,还偏题……
*第一次参加活动,请手下留情
*限时一小时
*主题:鲜花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主页君辛苦了,先为大家撒个花

————————————————————

那年三月,正是初春时节,花苞一个个都从冰雪里冒了出来,花园里已经陆陆续续有娇嫩可爱的花朵绽开了,而战火也悄无声息地在那鲜花绽放的三月里开始了。

“格瑞,你真的要去参军吗?”

“嗯。”

“那……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答应参军,不是说好了要一直在一起的吗!姐姐也是,你也是……你们都走了,我要怎么办!那片向日葵花田怎么办!”

“金,你一定要留在这里,你根本不明白战争的残酷。”

“那格瑞你就真的明白吗?”

格瑞想起了那场硝烟,红色的火光,白色的骨,黑色的血,昏沉的天空,嘈杂的哀嚎,简直就是地狱里的花园一般凄惨。只有那一抹金色,是这污浊不堪的尘世里最干净的颜色。

“你忘了我是从战场上被捡回来的吗?”

“那也是我捡回来的!”

“所以我才不希望你受伤。”

“……”

金又一次被怼的哑口无言,两只湛蓝的眼睛里泪光闪闪的。

“听话,金。”

“可是……”

“只要我去了,你就不用去了。”

那片花田也有人照料了。

格瑞当然知道那片花田对金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秋姐姐留给他的宝物,和他发色一样纯粹的金色。

三年前,金十岁,格瑞十二岁,战争带走了秋姐姐。那天临走时秋姐姐也是这样告诉他们的,只要我走了,你们就不用走了,那片花田也就有人照顾了。

此后,便音讯全无。

三年后,金十三岁,格瑞十五岁,战争又带走了格瑞。征兵的告示贴满了小镇,每家每户至少要出兵一位男丁,违抗者后果自负。那时,他又想起了秋姐姐的那句话,没错,只要他走了,金就安全了。

“金,你乖乖呆在这儿。记得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出门别迷路,还有……照顾好那片花田。”

“格瑞……”蓝色的眸子逐渐变得黯淡无光,独自沉浸在了悲伤里。

“别难过,金,我一定会回来的。”

“……嗯,我会写信给你的。”

金感觉很不安,因为秋姐姐也是这么说的。

“……”

格瑞没有再作声,他轻轻地摸了摸金的头。第一个吻落在金色的发色上,第二个吻落在紧皱的眉头上,第三个吻落在泛着泪光的眼眸下,第四个吻是在鼻尖,第五个则落在了金粉红的薄唇上。

格瑞到了最后还是选择对金温柔,即使这样可能更加残酷,但他也害怕这辈子可能都再也没有机会这么做了。

一吻结束,格瑞向后退了两步,头也不回的走了。背后的金早已潸然泪下。大概就是那么一会会儿,金猛地一下想通了,他擦干净了眼泪,朝着格瑞的方向大声喊道:“格瑞!我会写信给你的!”

那语气是如此坚定,那神情是如此阳光,像剥开了浓雾的太阳。看来他已经暗自决定好什么了。

参军第一年,格瑞仅用了数月便荣升少尉。金的信件也一直未停,每封信中都会夹带着些小花。最开始送到格瑞手里时还能是鲜花,渐渐的战线被推远了,鲜花也慢慢枯萎,变成了干花。

同年的八月,正值盛夏,金的信件又来了,除了信以外,还有一捧已经枯萎的向日葵花束。金说向日葵已经盛开了,花田里一片金灿灿的,那花长得比他都高。信里金还和格瑞说了一堆小时候的事,说他们原来在那片花田里捉迷藏,然而金从来都没有赢过格瑞。他还说他把花田照顾得很好,自己也有好好的生活着。

一封信件里洋洋洒洒四张信纸,格瑞看了很多遍,每一遍都没有看见金问“格瑞,你什么时候回来?”。他感到些许欣慰,同时也有些失落,觉得哪里变得空荡荡的。

那晚他本将那束枯萎的向日葵放在了床头,干燥的、阳光的味道进入了他的梦,梦里的金欢笑着,捧着一束花站在对面,欢迎他回家。

梦惊醒,是敌袭,战火蔓延的速度太快,那束本就枯萎的花也终于化为灰烬。

参军第二年,格瑞成为了最年轻的上校,因为他的信件里总是会夹带着些花朵,于是在军中人送外号“鲜花簇拥的冷面公子”。

大家一边感叹他的实力,一边打趣他,都说他在家乡藏着一个小情人,还说他和那个小情人有一大片花田,赚了不少钱。

一时间留言四起,格瑞觉得格外烦躁,于是将留言一一澄清。唯独那次军营酒会,格瑞第一次在大众面前喝酒,酒过几巡,也终于是不胜酒力,迷迷糊糊的说有人在等他会去,在那片花田里等着他会去。大伙来了兴致,都追问是谁,可最后谁也没弄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那夜,格瑞缓缓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最爱的金色太阳,在等我回家。

同年十二月,军队终于是进入了不毛之地,信件再也传不过来了。

第三年,格瑞十八岁,当上了少将军。战争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高级军官正在为拿下重要一仗的那只小队颁发奖章。

格瑞坐在高处,但他的眼神在没有了金的信件之后变得更加冷漠了,完全看不出这位少将军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阵阵威压压得台下的将士们都喘不过气来。

“请太阳小队的队长金上台领取奖章!”

等等……金!

“喂,少校,你前面说了金?”

“是的少将军。请小队长金上台领取奖章!”

格瑞不自觉地将身子往前靠了靠,是重名吗?是巧合吗?还是……真的是金?

“金!上台领取奖章!”

一时间众人都议论纷纷,睡会忘记上台领取这份荣誉啊,这个叫金的家伙真傻。

格瑞坐不住了,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到台上。他的神情不再冷静,反倒是充满了疑惑,兴奋,或是期待。

“金!”

……过了半晌。

“格瑞!”

那个声音从军队另一边传了过来,一大捧金灿灿的鲜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他立即跳下台子,以最快的速度跑向金,众人也识相的让了道。

金和那一捧花束都撞在了格瑞怀里,他从一堆花瓣中探出头来,还是那一脸缺心眼的傻笑。他问到:“格瑞,想我了吗?”

参军三年,那是格瑞第一次流泪。

“笨蛋,都叫你留在家里了。”

那束花很杂,什么野花都有一点点,最多的还是向日葵。

那年格瑞十八岁,金十六岁。
格瑞是少将军,金是小队长。
金是格瑞的太阳,而格瑞是金的依靠。

那一日,在军中,众目睽睽之下,两人接吻了。周围响起了口哨声,掌声,而他们只沉浸在了那片花田里。

那年战火尚未结束,那片战争之外的金色花田是那般灿烂。

END.

对,今天是我生日,我爆哭啊啊啊啊啊!最喜欢他们六个了!

难得再重操一次原画风……
是剑三的李叔叔!!!画不出他亿分之一的帅气+可爱|・ω・`)
可能这就是手残的错吧……_(:з」∠)_

要不考虑下点个推荐?就是那个大拇指的……【你这臭不要脸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