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堂-零壹贰捌

暑假是夏令营和高一预科的时间……

锝TC是我的人!!!

爬墙无声,不擅挖坑;
如果挖坑,不一定填。

虽然会一直躺列但是扩列欢迎:2338308259

【全员向,微(杂)CP向】如果还有一天就是世界末日,在最后的一天里你会做什么

* 座位的设定
*凹凸世界高中学园pa注意,大量ooc注意,格瑞的ooc特别严重【就很崩溃】
*安莉洁小姐姐和凯莉小姐姐的粉丝们求别喷我!
*有两个定向CP是瑞金和雷安,其他的可能都是不定向的
*后续啥的是微银幻注意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真的求勿喷啊!】
*可以的话请点个推荐呗,就是那个大拇指……|・ω・`)【被打
——————————

安莉洁是个天然的女孩,有时候却总是会问出一些听起来很没有意义其实也是别有深意(绕回来想想其实还是很无聊)的问题。

凹凸食堂——

“咳咳,大家,我想问一个问题。如果还有一天就是世界末日,在最后的一天里你会做什么呢?”

凯莉拿起叉子,一脸不屑地看着安莉洁,然后和往常一样用及其嘲讽的语气对她说:“不是吧安莉洁,这种‘复古’的烂问题你是从哪本过气杂志上考古找到的呀。”

格瑞继续冷漠地喝着牛奶,紫堂幻放下餐具,倒是在一旁开始认真思考了起来。

金皱着眉头,摸着下巴,一会儿就站起来拍着桌子大身道:“我先说!我先说!”

凯莉笑了,“你先你先,没人跟你抢。”

“咳咳,那你们可得听好了,我的这个计划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天动地的大计划!”

紫堂幻听着竟有点期待,“是什么?是什么?”

“嘿嘿嘿,我们去市中心的美食街把所有好吃的都吃一遍!你们说怎么样?”

大家都没有吱声,安莉洁倒是呆萌的吐槽:“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紫堂幻觉得自己对金的计划怀抱期待可能是一时脑抽,要不然就是要被金同化了,“算了,毕竟是金啊。”

“幼稚。”

“唉,我说金啊,你这脑袋除了吃的还装的下其他的吗?我真是怀疑你的智商是不是都因为你饿得厉害然后被自己给吃了,就没有什么有意义一点的计划吗?”

金有点不服气,“那凯莉,你说你有什么计划吗?”

“呵,幼稚。本小姐的计划岂是随便说说的?”

“哎呦,你就说嘛!”

“好好好,你一个男生别撒娇。本小姐要黑光鬼狐天冲银行卡上所有的钱,然后去俱乐部好好奢侈一把。”

凯莉特意在后面一句放大了音调,坐在前面三排的鬼狐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鬼狐大人!”

“我没事,莱娜。”

该死的魔女。
恶心的狐狸。

他们隔着三排座位,中间还夹着些体育部的壮汉,大家却都不敢抬头,生怕被电光火石击中。二年级的奢侈魔女和三年级的狐狸黑客,哪一个都不是块省心的料。

“紫堂……你觉不觉得这气氛变得怪怪的?”金和紫堂幻正在碎碎念,“嗯,好像是有点。”

安莉洁又很合时宜的吐槽:“最怕空气突然安静。×2?”

“嗯……那下一个我来?”

“好哇!紫堂,快说快说。”

“别抱什么太大期待啦,我的愿望很普通的,就是希望能和家人、朋友在一起。”

“哪怕你的家人把你当作废物?”

“凯莉!”

“金,算了算了……我都懂的,但是我还是把他们当做我的家人。”

说罢,这个名叫紫堂幻的软弱少年露出浅浅的笑意,那是如蒲公英一般脆弱,如冬日里的三米阳光一般温暖的笑。

“……”
“……”
“……”
“……”

“那个,我说错什么了吗?”

安莉洁睁着她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紫堂,“紫堂幻,神会保佑你的,需要我为你祈祷吗?”

“呃……不、用?”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这么丧啊,本小姐的心情都不好了!”

“那下一个……我来,”安莉洁静静地举起手,又缓缓放下,“我和紫堂幻一样,和大家在一起就好了。”

“你们怎么两个怎么都这么无聊……算了算了算了,本小姐没兴趣了。”

不知不觉中,第二道下课铃响了。食堂里的一部分女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然后,每天都会反复和重播的电影一样的一幕又一次……上演了。

“一年级的学妹们,三年级的他们下课了。大家……准备好相机了吗?”

“准备好了,学姐!”
“摄影部一号准备完毕!”
“二号就位!”
“三号到位!”
……

然后又是那两个人最先冲进来。

“我cao你妈,安迷修你别拽老子头巾!”

“雷狮!作为学生会会长,我已经多次提醒过你来吧,不许在校内奔跑不许在食堂奔跑。你是要我每次都记你一次你才满意吗?”

“……你是我妈吗?”

“诶?不、不是啊。”

“那你是我女朋友吗?”

“??!!!雷狮!你、你不知廉耻!”

“呼……既然你都不是那就别叨叨我了。要么你就去嫁给我老爸,要么你就当我女朋友。我说过很多次了,满足以上任意一个条件我就听你的。更何况你之前在学校里追我就已经打破那些烦人的校规了了,安.大.会.长。”

“///我……!!///”

趁安迷修还在脸红较真的时候,雷狮伸手就往安迷修的口袋里一探,用修长的手指迅速夹出安迷修的饭卡,然后给他留下一个得意洋洋的背影。

“饭卡我拿走了,傻子。”

“白痴!!!”

“姐妹们,拍到了吗?”

大概有几十来人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搬设备,走!” “哦!”

几十个女生本来都长得娇滴滴,这一走却硬生生是走出了百来个壮汉的即视感,晚来的佩利和帕洛斯都可怜地被挤在了一旁。

金再一次感慨:“……无论看多少遍都觉得很厉害啊!”

紫堂幻也颤颤巍巍的:“女生都是这么可怕的生物吗?”

“瞎说!本小姐很可怕吗?”

“……”

“喂,你们说话啊!”

“啊!是金学长!!”

“诶,是艾比和埃米啊,你们训练结束了?”

“///……嗯!”

端着饭菜出现的是一对一年级的双胞胎,弓道部的艾比和柔道部的埃米,以及跟在埃米身后的,雷狮的弟弟卡米尔。

艾比看见自己暗恋的学长,一下子就把今天训练时的苦给忘干净了,和初恋中的少女一样开口:“那个……学长,我可以坐这里吗?”

“老姐,这样……不太好吧。”

“你闭嘴!呃……金学长,可以吗?”

“哈哈哈,好啊好啊,人多才热闹呢。你说是吧,格瑞?”

格瑞还在旁边喝牛奶,这已经是第三瓶了,“你高兴就好。”

听到自家发小的回复,金不自觉的笑得高兴得,和要发光的小太阳一样。

埃米一边埋头苦吃,一边内心os: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老姐!你看看他们啊!

“格瑞……你还没有回答。”

“……”

“回答?回答什么?学长,难道你们前面在进行什么有趣的话题吗?”

“嗯,安莉洁问‘如果还有一天就是世界末日,在最后的一天里你会做什么?’。艾比,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做什么?”

艾比几乎快要窒息了,男神就在自己身边,脑子都已经因为紧张变得乱七八糟的了。刚才男神问了什么来着?自己会做什么……这是在邀请我?四舍五入……就是求婚吗?!这么刺激的吗?!!!

“老姐……老姐!!”

“诶嘿嘿……啊!失礼了失礼了。咳咳,如果是我的话,我想要和自己的白马王子共享这最后的时光。”

“哦哦,好文艺啊!”金情不自禁的拍起了手。

“(虽然这个听起来也很智障,)但是比金的要好呢。”

“凯莉!你在前面还有一句话吧,一定还有吧!”

“怎么会呢?在艾比小姐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又是一股子火药味,女人啊……

“那埃米呢?你想做什么?”

“我?我……”埃米双手交叉,露出了苦恼的表情,一会儿又好像是放弃似的垂下了肩,“我还是想普普通通的过一天就好了。”

“没志向的家伙。”

“那老姐你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你说什么?!”

“没没没没什么没什么……”

“哈哈哈,你们关系真好呢。”

“拉倒吧,这种母老虎……”

艾比一脚踢中埃米小腿,恶狠狠地看着自家老弟。埃米跟在自家老姐身后这么多年,分明的看见她用唇语对自己说:你再多嘴,小心你的宝贝模型!埃米吓得立马改口:“我瞎说的瞎说的,别往心里去啊。”,完了立刻扒两口饭定定神。坐在一旁的卡米尔不动声色地露出了一个像素的微笑。

埃米假装啜泣了一下,又向卡米尔搭话:“卡米尔呢?你会做什么?”

“甜点。”卡米尔几乎是秒答,迅速又坚定,“咳,我意思是我会去最喜欢的甜品店里坐上一天。”少年面部的表情和格瑞一样冷漠,语气却又有一种热血漫画的感觉。

“和金有得一拼了。”

“凯莉,这好歹比金更有计划性啊。没记错的话,卡米尔最喜欢甜食了,对吧。”说完,紫堂幻又瞄了两眼卡米尔,三份蛋糕都快被他消灭干净了,旁边还有一堆巧克力棒的包装纸。

安莉洁开口:“这就是你每天都和埃米一起走的原因吗?因为你喜欢吃甜食,而埃米又总会让给你。”

“……”

“默认了?你这是被投喂了吧,还是埃米是被迫投喂?”

埃米吓得把快要到嘴的饭菜又掉了下来,嘴巴张得巨大,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安莉洁。艾比在一旁努力憋笑,弯腰捂着肚子,身体也不停颤抖。卡米尔则淡定的把最后一口蛋糕,庄重地插起来,然后啊呜一口吃下了肚,还露出了幸福的表情,看到蛋糕吃完了后又变得有点失落。

“我说错什么了吗?”安莉洁一脸天然无害的样子。

“当然大错特错啊!我和卡米尔只是同为柔道部的部员而已啊!再、再说了,卡米尔可是雷狮的弟弟啊,谁敢投喂雷狮的人啊!!”

“嗯?投喂我的人?”

埃米内心os: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鬼们,你们在这里聊什么啊,什么投喂我的人?”雷狮带着一脸坏笑坐到了卡米尔旁边,然后他稍稍低头30º使自己看起来更加凶恶,换了个及其不友好的语气质问,“你们够这个资格吗?”

埃米+紫堂幻内心os:不够不够。

“大哥,你吓到我的朋友了。”

“有吗?是他们胆子太小了吧。再说……”雷狮瞟了一眼过去,对面坐着的都是比自己低年级的学生,除去两个面露苦色怕得要死的一年级,那个二年级的格瑞也在,还有几个虽然叫不出名号但也没什么好名声的人也围在一堆,“也不是所有人都害怕吧。”

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气氛又一次降到了零点。金旁边一脸不解的张望,紫堂幻则摆出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叫他消停一会儿。

“……”
“……”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3?”

“艾比小姐,你没事吧,脸色很难看啊。呜哇,埃米,你也是啊。发生了什么?”

安迷修的突然出现将气氛缓和了些许,双胞胎一瞬间就是热泪盈眶,好像看到了救世主一般。

“安迷修,你快点给本小姐坐过来!”

“咦?艾比小姐这是在邀请我吗?这真是我的荣幸。”

安迷修坐下的那一刻,双胞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安迷修笑眯眯的和他们搭了几句话,把自己的甜点让给了卡米尔,然后脸色一变,看向雷狮:“……雷狮,你又做了什么?”

雷狮不禁感叹起学生会长的变脸速度,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动作,“我这次真的什么都(还)没做,你就这么信不过我?”

“我信你什么都没做我就不姓安了。”

安莉洁举起了手,“安迷修学长,雷狮学长确实什么都没做(暂时)。”

雷狮带着嘲讽的表情盯着安迷修,“安大会长,要改姓雷吗?”

“我……!!”

艾比+埃米内心os:是gay没错了。

卡米尔盯着安迷修给的蛋糕,一声“谢谢嫂子”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口。半秒钟过后,他还是觉得算了。

“老大!”佩利突然一下子地从过道边跳出来,“终于找到你们了!”

“佩利……你慢点,食堂地滑。”

“帕洛斯,是你太慢了!诶,紫堂啊,你这只鸡腿还要吗?”

“我……”然而紫堂幻还没有来得及接话,自己餐盘里的鸡腿就已经被佩利抢走了。

“我拿走了,谢啦。”完事,佩利找准了雷狮旁边的位置,一屁股坐下。一米九几的大金毛体重也不是盖的,安迷修点的汤都撒出来些许。

“佩利,我再也不叫你狗狗了,你就是头猪。”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到了这个年龄都还只会用这么幼稚的语气还击的家伙不是猪是什么?”

“老子可是猛兽!!!”

“好好好,野猪好吧。”

“……帕洛斯,野猪很厉害吗?”

“那当然啦,野猪可是很厉害的啊,不信你还可以去问凯莉。”

“我……?……!”凯莉迅速反应过来,摆出了平常坑蒙拐骗时的架势,“咳咳,帕洛斯学长说得没错哟。佩利学长我跟你说,野猪要是发起怒来,什么狮子老虎都不是它的对手哟。”

然而佩利正埋头与鸡腿苦斗,并没有理会凯莉。

“诶诶诶?格瑞,这是真的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说。”

“蠢货。”

“格瑞!!!”

“看来你们这儿也有一个脑子不好使的啊。”

“帕洛斯学长,你难道也认为佩利学长笨得跟只金一样的吗?”

帕洛斯瞄了一眼自家老大的表情,还没有触到他的底线,“我可没有这么说过啊,凯莉学妹。”

两位骗子隔着一段距离仍然谈笑风生,明白人听了只觉得可笑,倒是两位当事人越听越懵逼。

“帕洛斯,你们刚刚说什么呢。”

“乖狗狗,好好吃饭吧。”说完又摸了两把佩利的金毛,虽然金毛看着很乱,还四处是杂毛,但是手感意外的好,很蓬松,很舒服。

安莉洁幽幽地冒出来一句:“蛇,有两只。”

只有紫堂幻是一副有苦说不出的表情,“我的鸡腿啊……”

“啊,对了,格瑞你快点回答问题啊!”

“……”

安迷修貌似很想加入他们,“金,是什么问题啊?”

“安莉洁问‘如果还有一天就是世界末日,在最后的一天里你会做什么?’的这样的一个问题。”回答的竟然是卡米尔。

雷狮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弟弟,安迷修也略微惊讶。

“谢谢你的蛋糕。”

“啊,没事,你喜欢就好。”

雷狮倒是找准了这个机会调侃安迷修:“可以啊,安迷修。真是看不出来,你竟然在向我弟弟献殷勤,你就这么想进雷家吗?”

“你可以滚了,白痴。”

“安傻子。”

“雷疯子!”

“老大!”佩利吞下一口肉,然后唰的从座位上站起来,雷狮身边就好像是多了一座小山一样,“如果还有一天就是世界末日,那最后一天我们来打架怎么样!我最喜欢打架了。”

“傻狗,坐下!”帕洛斯扯着佩利的金毛硬是把他拉了下来。

“好痛!帕洛斯,你干嘛。”

“傻狗你还委屈了是吧,跟你说了多少次要注意看气氛,你的智商不会比狗还低吧。”

“那帕洛斯,你说说你会干什么嘛。”

“现在轮到你说话了吗?”

一人一狗……不对不对。两人又开始拌起嘴来,大家都没有理会,反正佩利除了柔道从来没有赢过帕洛斯就是了。倒是佩利说了一句“那我跟着帕洛斯就好了”钻进了雷狮的耳朵里。佩利一向听老大的话,此言一出也出乎了雷狮的意料,雷狮心想:帕洛斯这是在当着我的面挖我的人吗?!

“那安迷修学长,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做什么啊?”

“如果是在下的话……”安迷修思索了片刻,当他决定时又用坚定的语气回答,“我想要在这最后的一天里和自己心爱的小姐来一次最浪漫的约会。我们可能会去游乐场,也有可能会去电影院或是其他地方,我反正会尊重她的选择,如果她说要去购物我也会帮她提东西。我会把我最真诚的爱奉献给她,希望她能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性。”

安迷修说完,大家都静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4。”安莉洁用极为坚定的语气慢慢的吐槽。

雷狮看安迷修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观众们看得那是一个明白,这分明就是看智障的眼神啊。雷狮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会有这么犹豫不决,“安迷修,你知道为什么你长得还行但是从来都不会受欢迎了吗?”

“你想说什么?”安迷修预感不妙。

“你这整一个言情小说还玛丽苏式的男主设定哪来的,你TM就一个恶心帅啊我去。哈哈哈哈哈哈!”

“那……那你说你会干嘛啊!”

“我?”雷狮又摆回了平时居高临下的腔调,“安迷修,如果你真去这么做了,那老子我肯定会去搅黄你的约会,顺便告诉那个美丽的小姐,她的约会对象是个gay。”

“雷狮!!!你到底是哪里有毛病,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雷狮看着安迷修,那表情好像在告诉他“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去他妈的理所当然。

“雷疯子!”

“安傻子。”

众人内心os:是gay没错了。

卡米尔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放下叉子直愣愣地盯着安迷修,半晌脱口而出一句:“嫂子好。”

“////……我!”

“我说错了吗?”他又转问雷狮,“大哥,是时候说这个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这一家都有病!”

“我看你也病得不轻。”

两桌人就这么看着他们拌嘴,安迷修因为气急败坏却又说不过雷狮,结果脸都气得微微发红,除了几个(脑子不灵光的)内心单纯的娃儿,大家都明白为什么雷狮这么喜欢打趣安迷修了。

安莉洁突然一本正经的蹦出一个字:“晏。”

“安莉洁,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啊。”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这么吵,还让不让本小姐吃饭了。”
“一个两个都这么吵,还让不让本大爷吃饭了。”

“嗯?”
“嗯?”

好巧不巧,凯莉说的最后两句话刚刚好和从身后经过的黄毛撞了,听起来就好像是两人异口同声说出来的一样。

“渣渣,你看什么看。”

“嗯?!💢”

噼里啪啦又是一阵火花。

雷德最先无视这种气氛,欢脱的在安迷修身边找到了位置,“是安迷修啊,我们就坐这里啦,可以吗?”

安迷修刚和雷狮吵完,脑袋里还嗡嗡的响,脸上的红也还未退去,他注意到问的人是雷德便含含糊糊的答应了。

所以他当然也没有注意到雷狮的脸色顿时又黑了三截。

“嘉德罗斯大人~祖玛~来这边啦,我找到位置啦。”

“嘉德罗斯大人,没必要与这种人置气,我们先去吃饭吧。”

“说的也是,反正都只是渣渣罢了。”

“唔……💢💢💢”

“喂,你也不能这么说别人吧。”

“金,算了。他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嘉德罗斯他可是全校第一的神童,听说他今年才九岁就已经有能力高三毕业直接上大学了。不对,说不定连自己创业的能力也有吧。”

“呵,看来还是有明白事理的渣渣啊。”

“总是开口一个渣渣闭口一个渣渣的,我忍不了了!”说罢金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结果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嘉德罗斯身上,嘉德罗斯下意识的张开双手,金还是落在了嘉德罗斯的怀里。

“渣渣……你起不起来。”

“呜哇啊啊啊,谢谢谢谢。但是我还是讨厌你!”

嘉德罗斯和之前的雷狮一样,露出了一副“你是智障吗?”的表情。

“小子,放开嘉德罗斯大人。”

祖玛发话了,一米八几的小姐姐的气势还是足以碾压金的。

“祖玛~嘉德罗斯大人~你们再不过来饭菜都要凉了。”

幸好雷德及时救场才避免又一场口角之争。

红黄蓝三人组把安迷修旁边的三个位置都占了,然后形成了一种谜一样的气氛。

“嘉德罗斯大人,您还要鸡腿吗?”
“嘉德罗斯大人~您渴了吗?”
“嘉德罗斯大人……”
“嘉德罗斯大人……”
“嘉德罗斯大人……”
……

“雷德,祖玛,闭嘴。”

“是,嘉德罗斯大人。”
“是,嘉德罗斯大人~”

对,就是这种谜一样的气氛。

“你们好像一家三口呢。”又是安莉洁语出惊人,就连雷狮也忍不住为她鼓掌。

“说的不错,你们三不会打算到了世界末日都一直这样吧。”

“我会誓死追随嘉德罗斯大人的。”

“我也是我也是~”

“啊……那这样不会很无聊吗?”

“金,为什么你的关注点会是这个?”紫堂幻觉得自己要无力吐槽了……

“都够了,渣渣们。只要我嘉德罗斯还没有对这个世界感到无聊,那这个世界就不会有末日,懂吗?”

“呵,小屁孩语气还很拽呢。”

“怎么,你是希望我马上毁了你们雷王集团吗?渣。渣。”

“你有种上啊。”

望着隔壁桌这可怕的一群人,金觉得整个食堂的气压顿时都低了八度。

格瑞解决掉了自己的午饭,转身想走,忽然又觉得将自己的发小落在这里不是很合适,“金,走吧。”

“哦,好!”

金又迅速扒了两口饭,完了就端起餐盘跟着格瑞走了。留下还在争吵或看热闹的两桌人。

凹凸第一实验高等中学可以说是凹凸市数一数二的高中了,学校也是仿照了大学规模进行设计的。凹凸中学食堂前不远的路上,有两行整齐的银杏树,那才是凹凸中学除去丰厚的师资学力外最大的招牌。

现在正好不凑巧的到了银杏树叶落下的时候,银杏叶到还是金黄色的,风一吹便呼啦呼啦地飘下来,落了满地。

就算是金,也不会喜欢这个时候的银杏树。树枝上都是光秃秃的,只有几片已经有些枯萎的叶子还挂在上面。倒是地上有不少落下的银杏叶,金灿灿的,趁还没有人将它们扫去便肆无忌惮的落下,铺成地毯一样。

金一路小跑才追上了格瑞,脚下的银杏叶都被他踢了起来,他似乎也是来了兴致,就越发用力的去踢那些树叶了。树叶都飘上,又落在了金的头上。格瑞轻轻拍掉了那些落叶,结果自己头上也落下了几片。

“哈哈哈,格瑞,你头上也有落叶了。”金伸手就往格瑞头上轻轻拍打了两下,那几片落叶也无奈的落在了地上。

而金因为一开始就只把视线落在了格瑞头顶的落叶上,所以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自家发小其实一直盯着他,更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距离其实已经短到只要低低头就可以接吻了。

正是因为这样,金在发现格瑞的紫色眼眸其实一直盯着自己后,心里着实是吓了一跳。但又因为两人是发小的缘故,他们都没有及时拉开距离,与其说是习惯于这种距离,倒不如说是在享受这段距离。

金的眼睛是纯粹的蓝色,像无云的晴天一样,充满活力又使人感到安宁;格瑞的眼睛则是深邃的紫色,像晴朗的星空一样,不仅装满了星辰,更稳稳的藏住了一个人。格瑞醉在金的蔚蓝里,金则被藏进了格瑞的星空里。金越看越入迷,脸颊不自觉的泛起了红晕。

“……金,走了。”是格瑞先开的口。

金还有一点没有缓过神来,“哦、哦,好。”

走了一段路,金忽然想起来格瑞还没有回答食堂里的那个问题,“格瑞,格瑞!如果还有一天就是世界末日,在最后的一天里你会做什么?”

格瑞想也没想就回答了金三个字:“我陪你。”

然而金好像不是很满意这个答案,“格瑞,你怎么也和安迷修学长一样啊。”

“笨蛋。”格瑞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不悦,只有他明白这三个字与安迷修的那个回答有多大的不同。

我会陪着你去凹凸大学找秋姐。从这里到大学其实并不太远,但如果我不陪着你,你一定会坐过站。等你到了那里,就你一个人也一定找不到秋姐在那栋教学楼,你连秋姐在哪个系都记不清,但我都记着。

我会陪着你一起去凹凸市中心的美食街。我知道你一定不懂节制,又怕除了我以外没人陪你,你一个人会寂寞。所以,就算你只把我当发小,或是打趣我是你的钱包,我还是会陪着你。

我会陪着你一起呆在家里打电动。你总是玩不过我,却总是说要战胜我,输了就再战。记得那天我们一直玩到很晚,秋姐还向我们发了一顿火,你听着听着还睡着了。这次……我可能会让着你,希望你能开心就好。

我会陪着你再去一次游乐场。你总说想再去玩一次过山车,想再去挑战一次鬼屋,可是因为学习忙一直都没去成。我可以陪你去坐过山车,陪你一起尖叫,我可以陪你去闯鬼屋,陪你一起欢笑。到了快入夜的时候,你一定会吵着要去做摩天轮看夜景,然后我会陪着你一起去。摩天轮很大,到顶层的时候,我会陪你一起欣赏这里的夜景,看城市里的灯火通明,代替了星空。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如果你哪天迷了路我也一定能把你带回来,就像你曾经这么把我带回来一样。

我会陪着你一起做你想做的,没做过的,做过的,都一起做一遍。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因为只有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格瑞,你怎么在发呆啊,生气了吗?不走了吗?”

“没有。走吧。”

不远处的银杏树,落下了它最后一片枯叶,带着不浪漫甚至是有些幼稚的承诺一起掉在地上,又悄悄的被埋进了某人的心里。

如果还有一天就是世界末日,在最后的一天里你会做什么呢?

END.

紫堂堂的后续(银幻向):

格瑞和金两人走后,凯莉和安莉洁也走了,艾比拖着埃米早早地就去追金了,卡米尔不知道为什么也跟了去,安迷修吃完饭就走了。剩下的紫堂幻又不敢望向另一边,觉得就像一群猛兽和一只兔子一样。

“紫堂幻。”

“诶?银爵……学长?”

“可以做你旁边吗?”

“啊……啊,当然没问题啦,请坐。”

“……你脸色很难看。”

“啊?有、有吗?”

银爵的语气还是那么正经,他斩钉截铁地说:“有,太白了。”说罢就把自己的鸡腿夹给了紫堂幻,“你该多吃点。”

“那……学长你……?”

“我是素食主义者,请不要在意。”

“那……谢谢了”

紫堂幻慢慢的啃起了鸡腿。他真的很瘦,一件中码的校服在他身上就像加大码一样松松垮垮的,修长的脖颈、分明的锁骨、白皙的皮肤就这么坦荡荡的露在外面,感觉一不小心就会碰碎,让人觉得隐隐约约有些许心痛。而且银爵比紫堂幻高了不少,如果刻意从俯视的角度里去看的话,可以透过宽松的衣服看到紫堂幻的胸口,很薄,很白。

紫堂幻察觉到了视线却又不敢作声,脑海里却突然回想出安莉洁的问题。

“那个……学长,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吧。”

“如果还有一天就是世界末日,在最后的一天里你会做什么?”

银爵转过头,直视紫堂幻的眼睛,“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和小动物们待在一起。”

紫堂幻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原本苍白的脸颊慢慢的涂满了粉红色。

“学长,为什么你要一直看着我啊。”

“你和小动物一样,软弱又坚强。你有一种可能性……你很特别。”

“这是……在夸奖我吗?”

银爵按了按紫堂幻的头发,想象以内的软,冰冰凉凉的也很舒服,“……吃饭吧。”

“哦,好。”

银爵暗暗决定:要开始练习如何与同学(体型较大的小动物)交流了。

真.END

碎碎念:这真的极大考验了我的能力,九千四百字左右,还ooc到了一种程度……
这tag还打不下,就很崩溃……就只好打CPtag了……如果占tag了……真的万分抱歉!
崩溃.jpg
癫狂.jpg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