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堂-零壹贰捌

暑假是夏令营和高一预科的时间……

锝TC是我的人!!!

爬墙无声,不擅挖坑;
如果挖坑,不一定填。

虽然会一直躺列但是扩列欢迎:2338308259

【瑞金】扑火

* @艾止. 非常感想艾止桑给的这个机会(ง •̀_•́)ง可惜我没有好好把握😓会继续努力的!
* 前篇:《飞蛾》
*格瑞视角,是联文!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联文😂
*意识流注意,ooc注意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


宿醉,英文学名为hangover,科学性的来说宿醉属于轻型急性酒精中毒,指由于短时间摄入大量酒精或含酒精饮料后出现的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紊乱状态,多表现行为和意识异常。

因饮酒过量,隔夜休息后,体内的酒精即乙醇已经完全排净,但仍有头痛、眩晕、疲劳、恶心、胃部不适、困倦、发汗、过极度口渴和认知模糊等症状。这是因为大量饮酒后,肝细胞无法将酒精代谢后的有害物质,如乙醛等全部清除而造成急性中毒症状。
……

清晨,格瑞的脑袋痛的像是被压成沫了的软肉一样,痛楚一点一点地从后脑勺传出来。突然回想起的不记得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宿醉症状这时则更使他的大脑疼痛难忍。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醉成这样。那个吻和宿醉一样,都是意料之外的事,一切都太突然了,突然到他还没能理清这个过程,就好像已经结束。

我该接受吗?还是这真的只是一时兴起?酒精作祟?

手机已经充满电了,格瑞揉了一把杂乱的头发,敲下密码,点开微信,然后在金的微信头像前停下了。

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他可能是第一次这么早就收到金的微信,也是第一次犹豫着要不要给金回信。

微信的封面设计明明是绿色的,但是消息提醒却偏偏是红色,还红的那么刺眼,让格瑞无法忽略。

点开那条信息。

——格瑞,昨晚那个……

啊,对,昨晚那个……

昨晚那个……到底算什么呢?

格瑞自己也想不透,可就算这样,他的手仍旧敲出了这么一句话:喝醉了。

没错,他们昨晚确实喝醉了。

所以……这一切都是酒精捣的鬼。

格瑞的脑子乱成一团,左手刚一舒展微皱的眉头,下一秒右手手指就点点上了那个发送按键。智能手机倒是很给力,一点点的触碰立刻就通过电子屏幕化成一条条指令,飞速地爬过网线发送了出去。

格瑞是由衷的希望,要是人体消化酒精的速度也能有这么快就真的再好不过了。

也就是过了那么四五秒的样子吧,左上角开始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这一输入却足足输入了四分钟,而格瑞也对着六个字发了四分钟的呆。

该来的还是来了。

——…好,我知道了。

一种失落感一直顺着网线找到了格瑞,从他的手机里溺了出来。

格瑞的心和脑袋一样,都乱了。他觉得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安慰一下金,要不要问一下金到底是想干什么。

他也犹豫了四分钟,这四分钟里他想了很多,绝大多数的都是关于金的未来。没错,他不认为金现在可以做这种事,就算是意外也决不能有这种想法,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现在最需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够安安心心的学习。就算那个吻是真的,但眼下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将来连再说这个的机会都没有了。

对,只有这样才是对他好……

他还是做出决定了。果然是酒精的错,这真的是个烂主意,可能是格瑞难得的几个会后悔一生的主意吧。

——嗯。

还是冷冰冰的一个字,也是和平时一样的语气,但是放在这里却足以撕碎金的心。

这是为了金好。
他这么坚信着。

——毕业快乐,祝你以后事业有成!

看吧,金很坚强的,他一定能明白自己目前最重要的是什么,也一定会理解为什么我会这么做的。

——谢谢。

两个字敲完,发送。格瑞觉得自己的头痛舒缓了些许,反复琢磨着这几句话,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

那个夜晚,如梦一样,睡了一觉起来也就记不清了。



时间过得很快,快得让人害怕。转眼间半年就过去了,年底就快到了。再过段日子,就是对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那个时刻了。

这半年来,格瑞还是充分展现出了自己在学习上的天赋,在同期里仍是领先。听说金也变了不少,金变得更加努力,学习方面虽然还是有些粗心大意,但是对比原来已经有了飞跃性的进步。他现在成熟了不少,但少了一份阳光,他今年连圣诞节都可以不过,还在那里刷题做试卷,干劲可怕到老师们都以为他换了个人。

那个圣诞夜,格瑞破天荒的给金发了消息。

——圣诞快乐。

——谢谢,格瑞学长。

好像有哪里变了?这种感觉是什么?惊讶?失落?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好像有什么……渐行渐远了?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好像是手里握住的沙,你永远也握不住一样,记忆里的那一抹金色,也快被阳光覆盖,变得一样耀眼,再也乌发直视,无法留在身边。

“啪嗒”,一滴水珠不知道从哪里滴了下来,正好滴在了微信里“发送”的那个键上,框里有字:“今天圣诞,要不要一起吃个饭?”。话并没有发出去,不知道是因为眼泪太轻还是心已不定,没了这勇气。

高考,那是中国人的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考试,每一分就是几万人上下,哪个人不是拼了命在那里挤的头破血流?这次寒假过后,也就是金的决战时刻了。



开考那晚,格瑞梦到了原来——

那是一次修学旅行,高一新生第一次和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们组队去了海边玩。

那片海滩很简单:白色的软沙,一脚才上去就像踩在棉花上;蔚蓝的海,蓝得让人心醉,远处的海平线逐渐与天空混为一体,让人看不清哪儿是天哪儿是海;周围有一座陡崖,上面开满了向日葵,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

格瑞一向不是很喜欢人多的地方,但是他拒绝不了朋友的请求,他如约和朋友们去了海滩但是他并没有去玩,毕竟他只是答应了会去而已啊。

“格瑞,你确定你不去沙滩啊?”

“有很多妹子哟。”

现在仍旧死心劝着格瑞去沙滩的是格瑞的两位同班同学,那两人一脸猥琐又带着些许青涩的典型高中男生的笑容和格瑞的冰山脸形成了一个天大的对比。

“我想看凯莉和安莉洁穿泳装啊……”

“我倒是更期待蒙特祖玛学姐的啊,但是一定会被雷德打死吧。”

“诶,格瑞,你比较在意谁的泳装啊。”

格瑞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白眼。

“无聊。”

两人知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格瑞不近女色可是在全校都出了名的,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通,怎么可能会有高中男生不想看女生泳装的呢?!

“不是吧,格瑞……我们现在正值大好年华,怎么可以不年少轻狂呢!”

“就是就是啊!还是说……你喜欢男的?”

听到这里,格瑞的心咯噔了一下。

自己喜欢男生?

他确实没想过,因为他总觉得自己还没有遇到自己想要的人。

但是此话一出,倒确实是有点惹恼了格瑞。

“喂,你们别太过分了啊。”

那两人好像还嫌事不够大,觉得格瑞难得剧烈一次,可不能白白浪费这个机会。

“哎呀,没事,你喜欢男的我们现在也不会惊讶滴~那么……你喜欢的是谁啊?”

“是隔壁班的那个嘉德罗斯?还是那个雷德啊,雷德好啊,他要是女生我一定找他当女朋友。”

“拉倒吧你,人家喜欢的可是祖玛学姐啊。”

“那你还想看祖玛的泳衣。”

“只是说说啊!”

“话说……格瑞喜欢的,不会是安迷修吧。”

“哈?为什么?”

“哎呀,你不看看那安迷修,学习品行哪样不好,长得还好看……”

“嗯,你们这是在谈我吗?”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位不嫌事大的男生在那一瞬间也是要被吓掉色了,如果只是安迷修的话那也只是普通的吓到了,最重要的是那个一只手勾搭在安迷修身上的雷狮!两人顿时是吓得面如死灰,嘴巴张着也只是支支吾吾的说着什么。

“诶,你们俩又惹什么祸啦。”

“我去,你们是在说安迷修啊,我敬你们是一条汉子。”

“诶不是,说我怎么了吗?”

渐渐的人都聚了起来,那两人给格瑞投来了无数个求助的眼神。

“格瑞……”

“……”

格瑞没理,转身就走了,留下这场闹剧。反正只是高中生无伤大雅的玩笑,没有几个人会在意。




格瑞实在是不想去沙滩,他当然明白为什么那两人总是劝他去,毕竟只要他一去就能吸引过来很多女生,如果和雷狮、安迷修、嘉德罗斯放在一起效果更佳,而这也正是格瑞最讨厌的一点。

他换了个方向去了陡崖。去那里的路倒是比较平整,石头堆成了台阶一直铺到向日葵花海前面的草坪上,但是因为常年没人来打理,所以路上总是有一些杂草或是杂乱的树枝。

草丛里发出沙沙的声音,不知道是风声还是有其他生物从那里窜过。粗壮的树干上有不少刚刚破茧而出的鸣蝉,唱着生命的歌谣。但是夏天实在不是什么欣赏蝉鸣的好时候,嗡嗡叫的人头痛,好像催眠曲也像紧箍咒。但其实那一声声用生命吟唱出来的歌才是酷夏的标志,是这烈日下必不可少的声音。

崖山上风有点大,是从海上吹过来的,却带不了一丝海洋的气息,反倒是那烈日把风蒸发得干爽。格瑞的衬衫被汗水湿了一大片,脸上的汗珠吹了风后很快就干了一半,倒是头发变得黏黏的贴在脸上很不好受。

从这里望去,向日葵随着风摆动,金色的花瓣反射着太阳的光,格外亮,远处的海也是波光粼粼,这场景好像是新画好的油画,没有时间的沉淀使它蒙尘褪色,新的让人不自觉就被困在了那里。

沙沙——“呜哇啊!”
一阵骚动

格瑞望向右手边的花丛,声音也正是从那边传来的。

格瑞小心翼翼的靠近那片花丛,拨开金色的向日葵,看到的仍是一抹金色,却好像比向日葵的金色更加耀眼。

那里趴着一个男孩。

蓝色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嘴角扬起尴尬的微笑,鬓角的汗珠划过嘴角一直流到下巴,偏白的肤色因为太阳的灼烧有点泛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尴尬或紧张的缘故就连额头也是一层粉红。锁骨上也挂着些许汗珠,湿透了衣襟,精瘦的手臂上倒是有些烦人的蚊子留下的作品,让人微微感到可惜。

“啊哈哈……”,男孩尴尬的笑了两声,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

“……”

“那个……我不是故意偷窥的!就是就是……看到这里有人来了,就很在意嘛,毕竟这里很偏僻嘛。虽然很偏僻,但还是很漂亮啊!这里的向日葵和家乡的好像,特别好看!”

“……”

“呃……抱歉,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男孩不自觉地往后退,“嘶——啊!”,但好像并没有成功。

男孩翻过身,膝盖上露出了触目惊心的红色,就连绿色的草地也隐约沾上了几滴血。格瑞瞪大了眼睛,男孩也很意外。可能是因为太阳太热,把人的脑袋都烧的昏沉,不然男孩也不可能会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膝盖划破了那么大一个口子。

“啊……那个……我没注意,这是怎么搞的?”

“你别动,我背你,下去吧。”

“那就……麻烦你了。”

下去的路比上去的要难,更何况格瑞身上还背着个人。

太阳还是那么无情,执意于这个时候将自己的伟大充分展现,湿透的前胸紧贴着后背,炙热的呼吸不均匀地吐在耳边、后颈,而两边的蝉鸣也毫不留情,震得两人直头昏。男孩金色的发尖滴着汗珠,滴在格瑞的肩上,有的甩在格瑞的颊边。

心跳一拍接着一拍,从胸腔和后背传递给两人,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心跳,而他们却在忧心是不是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热,燥,晕,以及再靠近一毫米就能听得清晰的心拍数,这就是夏天。

而这一路上,两人无言,任噪音在耳边回响,心中的躁动荡漾。




结果他们两个人都被送进了医务室。

“膝盖不是什么大问题,注意休息,这两天不能下海了,也少运动,你们两个都有点中暑,快点吃药。”

格瑞很淡定的吃了药,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书,眼睛却注视着对面床的男孩。

男孩的表情实在是丰富,像一本漫画,很难想象那么小的一张脸也可以变出那么多种表情。先是听到没有大碍时的放松,然后再是听到中暑要吃药时的震惊再带一点点不情愿和委屈,最后就是现在这副样子了……该怎么描述呢?可以想象成是那种面部五官全部拧在一起陷进去的样子,嗯,很形象的。

男孩还是不情不愿地把药吃了,其实药还真就没那么苦,可他还是要吐舌头以示对吃药的嫌弃。

“噗。”

“……有这么好笑吗?”,男孩一脸狐疑和委屈。

“吃药是为了让你好得更快,为什么要做出这副表情。”,格瑞没有用问句。

男孩已经在对格瑞撒娇了,“不好吃嘛~睡会喜欢啊。”

“……”

“对了对了,我叫金,是高一新生。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是不是学长啊,我在新生里没见过你啊,你怎么不爱说话啊,我好无聊……陪陪我呗。”

“呼——”格瑞心想:看来是背回来了一个活宝。

“我叫格瑞,高二。”

“哈哈,果然是学长!我就说我的记忆力是不会出错的!欸,学长怎么冷冰冰的,你笑起来明明更好看。”说完,金就朝着格瑞傻乎乎的笑了。

“……你现在很无聊吗?”

“诶?是啊……你来陪我玩吗?”金有点期待。

“不……无聊的话就看书吧。”说完便从手边的书中捡了一本薄的丢到了对面。

“诶……好吧。”

金也学着格瑞的样子端坐了身子,翻开书本开始尝试细细的品阅。可惜金本就是一个耐不住性子的人,装模作样了两分钟不到就快坐不住了,一会儿望望窗外的海,一会儿望望格瑞;一会儿挠挠脸,一会儿又翻个身……

房间终于是里安静了。

又一个三分钟后,格瑞再抬头发现对面的人儿已经睡着了。睡姿很没有规律,很乱,被子也踢到了一边,那本书倒是被金紧紧地抱在怀里。格瑞默默的叹了口气,合上书,门上的钟滴滴答答的响,格瑞端坐着身子,望着对面的人发呆。

他想要他的大脑思考,大脑却不听使唤。只是望着那灿烂的金色逐渐沉沦。

不知何时格瑞也闭上了眼。



夜悄悄地黑了,是海风把格瑞叫醒的。

窗子开了一半,夜晚的海风带着白天阳光的余温和些许海腥味,抚在脸上有点暖,很舒服。

金趴在窗边,金色的头发染上了一层银色的月光,有点像婚礼时的头纱。那张脸仍是傻乎乎的笑着,眼里装着的却是映照着圆月的大海。

风卷起了海浪,海浪映着银白的月光,那海浪又映在了两只蔚蓝的眸子里,连着星星和黑夜,一起刻在了一位可爱的少年的脑海里。

格瑞看得也有点呆,他觉得这个场景实在是很好看,于是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看着。心脏又开始缓慢的跳动起来,和白天一样——原来那个心跳加速的人就是自己吗?

夜是明明静谧的,跑进那双蓝色的眸子里却活了。景是明明灵动的,划进那双紫色的眸子里却定了。

如果可以,格瑞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

两人在酒店里一起“虚度”了修学旅行的最后一天,只是从海滩回来后,格瑞开始会不经意的去注意金的动向。

那一抹金色很好找。时不时在早会上看到,时不时在食堂里看到,时不时在走廊里看到,有时又会在班门口出现。上学的路上,放学的小道……好像生活里无时无刻不有着他的身影,那个叫金的男孩像个妖精,有着神奇的力量,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人格魅力,总是会让人不经意的就去注视他。

后来,金开始频繁地来找格瑞。今天要不要一起回家?明天要不要去看一场电影?格瑞出身好,回家的路自然是和金不同的,但是只要是金提出的要求,他总是会默默的答应。

他还是冷的,却在别人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变了温。

渐渐的,他知道了很多关于金的事情。金是射手座的,生日是11月25日;金有一个姐姐,叫做秋,比金成熟;金爱笑,而且笑得特别好看,特别阳光;金有点没心眼,还无知无畏,所以很容易相信别人;金是个路痴,还有点中二病,肢体语言丰富,偶尔有些逗比,但是意外的让人觉得很可爱……

他开始默默的记下金的许多爱好,因为他的记性也挺好的,所以不用把它们一一记录下来,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一条一条的记在了本子上。

他很重视金,远比自己想象中的重视更加重视,像是那种美丽的珠宝,希望把它捧上心尖一样。他总是不说自己有多重视金,或许……他自己也没有摸清。




无声无息的,梦惊醒了,空旷的房间里不规则的喘息,心中的动荡还是久久不能平息。

热——夏天,快到了。



那可能是格瑞第一次紧张要不要主动给金发信息。

高考已经结束了,成绩也早就出来了,那些苦逼了三年的高中生迎来了人生中最自在的三个月。

格瑞终于是把那条信息发出去了,异常的艰难。

——高考结束了,辛苦了。听说你考的不错,恭喜。

格瑞舒了一口气,静静的期待——他会怎样回信呢?

——谢谢学长。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过去了……

“嗡——”那一声不知道是蝉鸣还是格瑞的大脑当了机。

对,晚了,完了。

今年的夏天格外热,却不会像那个夏天一样让人头昏脑胀,分不清自己的心。




又是一场梦,这场梦很长,很真实。

格瑞把他和金的过去完完整整的梦了一遍。

时针倒在“2”的面前,伦敦的夏夜根本就不叫夏夜,湿漉漉的,没有一点热气。

街道上的灯照亮了朦胧的夜,两只飞蛾围绕着灯光飞舞,一只毫不犹豫地扑向那灯火,没了。另一只只是在一旁犹豫着,最终无法躲过本能的诱惑,也一下子扑了进去。最后,两只飞蛾都没有在出来。

格瑞看着这一切,拿出那个已经用了很久的手机,手机里的软件只留了个微信,联系人名单里也只留下了一个号码,备注是:太阳。

微信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头像永远不会像QQ一样暗下去。格瑞点开那个头像,消息已经是五年前的了,他花了很大的功夫想办法找人恢复了他们原来的聊天记录,五年来格瑞每次一有空就看一有空就看,渐渐的他都能背下来了。

他没有颓,他还在等,等那个不知道何时才会回来的人。





其实格瑞也是一只飞蛾。
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但是他愿意。

他们都将对方比作触不可及的光,稍稍靠近一点就会灰飞烟灭。他们都将自己比作无法抗拒光明诱惑的飞蛾,只是一只过于直白了,一直过于拘谨了。

两只飞蛾都成了灰,散在了人海里。



END.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