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堂-开学长弧中

开学了开学了,寄宿了寄宿了,不肝了不肝了,鸽了鸽了,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是一只欢快的月更鸽子,取关随意

雪地里的话

有私设

第五集改编

不喜勿喷

正文:

从餐馆里出来后,吉恩与工作人员告别,径直走向尼诺曾经监视他的那个小山坡。

雪下的比早上要小了点,雪花堆积在土地上,一层一层的覆盖泥土,导致吉恩一脚踩下去总会有个较深的坑。

吉恩走得很吃劲,但他的大脑告诉他,必须走下去。

忽然,吉恩停了下来,用十五年同窗的直觉确认了尼诺的所在地,便开口:

“我还以为你至少能约我吃个饭呢,像往常那样。”

【害的我有点伤心啊……】

尼诺躲在树后没有作声。

【不出来吗?】

吉恩低着头,继续说:“在斯维茨的暴动中解救我的那个家伙的背影看上去很熟悉,似曾相识的声音。而且,”吉恩停顿了一下,等尼诺从树后站出来了,又继续说:“至今为止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事,不止再这一个月。”

墨镜遮挡了尼诺的眼睛,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但一定很不好看。

吉恩缓缓地说出了他的问题:“你是ACCA的人吗?”

尼诺没有立即回答,他思考了一秒钟,不是很情愿地回答:“是的。”

吉恩看着恶友乖乖就范的举动,觉得他有点像做错事的狼崽,有点不愿承认却还是说出自己的作为。

【啊……有点可爱啊。】

吉恩掏出烟盒子,拿出一根香烟,说:“好吧,直到现在我还不太清楚我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吉恩将烟轻轻地放在嘴唇,含糊不清地说:“嗯?”

尼诺看着吉恩在点烟前的一举一动,他已经看过这些动作无数次了,就连吉恩下一步会做什么他都一清二楚。最让他觉得好笑的是,这么多年来,吉恩竟然从来没有注意到,行人会在街头停下看他抽烟不是因为香烟的稀有,而是因为吉恩吸烟时的动作真的非常诱人。

【有点头痛啊,他从来都没注意到他的这些动作总会激起我想要他的欲望吗?】

尼诺的表情依旧严肃认真,用沉稳的声音说:“你知道吗?你本来就是个容易被卷入事件的人。”

吉恩找到了那个画有ACCA鸟的打火机,手指一直按在开关上没有用力按下去。过了两秒,他又决定打开了打火机,认真地说:“不过你啊,尼诺,”吉恩又换成充满信任的语气说:“我不觉得你是会让我更加被动的那个人。”

【我相信你啊……】

吉恩点着了嘴里的烟,又将青丝缓缓吐出,“呼……所以也无所谓了,等你能对我说出口的时候,就让我听听吧。”

尼诺憋不住了,“噗哈哈哈,明明是自己的事情,你还真是随意啊。”

尼诺露出了苦笑。

“你还是你啊,吉恩。”

【还好你还是你。】

【我还是我?尼诺这是什么意思?】

尼诺头一次认真地考虑自己是否该回答这个问题,是任务吗?是习惯吗?是宿命吗?他否定了一切,答案是:我爱他。

【不可以说出来,至少现在……】

“我监视你,并不是因为ACCA,其他的现在还不能说。”

【抱歉啦,吉恩。】

吉恩看着挚友,嘴角上扬,释然的笑了,十五年的交情告诉他尼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有理由的。

【他一定不会害我的。】

“知道了。我明天回去,回去后还得让萝塔吃顿好的……你也来吧。”

吉恩转身又一脚踩进这层雪地,准备往回走。

“这里老是下雪啊。”

“吉恩。”

尼诺叫住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酒壶,递给吉恩。

“比拉的酒吗?太烈的话我可喝不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吉恩还是接过酒壶。喝了一口,他好像想起了什么。

“等一等,每次咱们喝酒,你总是故意灌醉我吧。”

吉恩的额前冒出一滴冷汗,顿悟的表情也非常可爱。

他好奇了。

“那么,喝醉了的我都跟你说了什么啊?”

尼诺收起酒壶。

“嗯……莫芙总部长的事倒是听过几次,”尼诺用自认为平稳的声音叙述着,“‘总部部长打从心底里尊敬格罗苏拉长官,我也和总部部长一样,敬仰着那个长官’类似这种……”

【尼诺的语气听起来有点酸……吃醋了?】

“诶——我说过那样的话吗?”

“哼嗯……其实还有。你想听吗?”

吉恩有点疑惑。

“当然了,那可是我自己说出来的话啊。”

【‘自己说出来的话’吗?】

“‘还能留在ACCA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还能见到她这样的表情。’之类的。”

吉恩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捂住脸蹲在雪地里。他本希望靠着比拉区的大雪给脸部降降温,奈何羞耻心却偏偏在这是发作。

尼诺看了看脸已经红得像草莓,耳朵也想涂了红颜料的吉恩。

【真是可爱的反应啊,我的吉恩。】

尼诺继续说:“啊,还有一句是关于我的哟,‘我好像喜欢莫芙本部长啊……但是我更爱你啊,尼~诺~’哈哈,你当时可真是醉……”

“得不清”三个字没来得及说出口,尼诺就觉得唇里混进来了些酒味。

吉恩难得主动袭击,但技术还很生涩:

他先亲上尼诺的唇,再用舌头舔舐着尼诺干裂的嘴唇。他舔的很小心,就像猫咪送给主人的早安吻,轻柔、缠绵。吉恩用他的“猫舌”撬开尼诺的嘴,慢慢的舔弄尼诺的牙齿,他撕咬着尼诺的唇,又和尼诺的舌纠缠在一起。

【第一次啊,看见你这么主动。那么……我怎么能不回礼呢?】

尼诺开始回敬吉恩:

在吉恩小心翼翼地“攻击”时,尼诺一手环住吉恩的腰,导致吉恩只能将手靠在尼诺的胸前,身体无法离开,说不定也是吉恩自己并不想离开这些啊。尼诺的另一只手按着吉恩的头,开始了自己的回敬方式。

他不像吉恩一样温柔,每个吻都像蜻蜓点水,他的吻更加张狂。

尼诺先从自己的嘴里反击,他钩回吉恩正舔舐着他口腔上壁的舌,又进一步扩张自己的领地。他诱导吉恩的舌退出自己的口腔,一步一步地回到吉恩的领地,然后暴风雨般的开始袭击。

疯狂的、暴虐的,想将对方占有的感情一点不露的暴露了出来。唇与唇互相撕咬着,舌与舌都想去探究对方的领地。

你是我的

你只能是我的

尼诺撕咬着吉恩的唇,舌头毫不留情地侵入,掠夺着里面的一切,包括氧气。

吉恩试着反抗,但尼诺无论是个头还是力气都比他高了不少。

尼诺更胜一筹,他熟练地缠绕着吉恩的舌,这个场景他已经练习过无数遍了。

‘我爱你!’

这是尼诺传给吉恩的话。

‘我也是。’

吉恩这么回答。

尼诺很开心,稍微睁开了眼睛。而吉恩仍是紧闭双眼,银丝已经挂在嘴角,泪珠在睫毛上停滞,他不停地呼气笔尖都变得粉红。

【好可爱啊,我的吉恩。】

尼诺不再继续掠夺吉恩的领地和氧气,而吉恩却一下子瘫坐在雪地上。

尼诺抱起坐在地上的吉恩,把他放在怀里,就像骑士对待公主一般。

“尼诺……”

“怎么了?我最爱的公主殿下?”

“‘我爱你。’这句话我记得……”

吉恩的脸越来越红,声音也越来越细,脸蛋不仅仅是因为刚才接吻时的缺氧,现在更多的是……害羞。

【啊……我的吉恩真的好可爱啊!我.的.吉.恩。】

“嗯……我知道了。”

比拉区依旧是大雪纷飞,雪地里所留下的两人的痕迹说不定也会很快消失吧。

但是袒露的真心,已经不是阳光可以融化的了……



感想:

嗯……烂尾了

评论(6)
热度(30)

© 无底堂-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