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堂-开学长弧中

开学了开学了,寄宿了寄宿了,不肝了不肝了,鸽了鸽了,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是一只欢快的月更鸽子,取关随意

给少佐的一封信


亲爱的少佐,

        近日可好?身体怎么样?

        莱顿这边已经是夏天了,蝉儿总是叫个不停,爱丽丝抱怨这声音太烦人了,但我却觉得这种声音十分美妙,这是“活着”的象征。一想到他们只能鸣叫两个月左右时,就会有一种莫名的伤感。但是,在他们还是幼虫时就在地底下不断地吸收着树液,年复一年,只为这个两月的光明,每当我一想到这里时,又对“活着”产生了非常强烈的敬意。

        少佐,今年夏天嘉德丽雅送了我一条裙子。那是一条非常非常漂亮的长裙,裙身都是白色,裙摆处和袖口处都有非常精美的紫罗兰形状的镂空花边,胸前的纽扣设计成了金色的星星,真的是一条非常美丽的裙子。嘉德丽雅还送了我一条红色的缎带,和少佐送我的绿宝石胸针搭配在一起真的很漂亮。希望少佐也能看到。

        昨天,霍金斯先生带我们去野餐了,是在一座小山丘上,莱顿的风景一览无余,城镇、道路、河流、海、钟楼、鸟、花……看到了很多很多美丽的风景。天气有点热,但是微风总是来的很及时,虽然已经感叹了无数次但我还是想说:莱顿真的和少佐说的一样美。裙子很轻,风也很舒服,望着蔚蓝的天空与洁白的云朵我总感觉自己好像可以随着风飞起来一样,和鸟儿一样。这大概就是很久之前我未曾了解过的“幸福”吧。

        少佐,我又去了很多地方,几乎快走遍大陆,无意之中,我帮助了很多人,也交到了很多朋友。当然,我也曾迷茫过、质疑过,我怀疑着,这双使无数人没能实现“以后一定”的手真的能写好使人结缘的信吗?这双手是冷冰冰的,捂不热他人的手,甚至曾经包裹着炙热的鲜血,就算是到了现在也常常会觉得这种日子如梦一样。

        但是,我还是坚持决定去做“人偶”,我还想要了解更多,想要学习更多,想要看见更多、听见更多、感受更多,我知道这也一定是少佐的愿望。过去给痕迹不会轻易消失,我知道我已经被烧得伤痕累累了,但是未来的路我还是一定会背着这些活下去,一直活下去,然后死去。

        少佐,我成长了,现在我已经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女性,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人偶”。少佐,你觉得我做到了“人如其名”吗?现在的我觉得,我是已经做到了,对吧?“薇尔莉特”,这个和紫罗兰一样意思的名字,这个少佐给我取的名字,我非常准确地匹配上了。不是吗?基尔伯特少佐?

        但是最近,每当入夜,心里总会不经意地回想起少佐说过的那些话,虽然这些话语我早已可以背得烂熟,但我仍然害怕当我老去的某一天里我会忘记这些话语。想到这时,眼前总是浮现出那日感谢祭上少佐你的背影,你微笑着看着我,然后消失在人流里。这时,眼泪会带来我的寂寞,但是又有几丝欣慰。少佐,今年我也好好的活着、健健康康的活着,所以不需要少佐的命令也早已没有任何问题。理应是这样的,只是最近又常常会被感情困惑着。

        说到感情……少佐,在你不在的日子里我明白了很多种感情。害怕着不敢靠近但是又总是不气馁地去追赶的是“希望”; 只是聚在一起就无比感谢,无比高兴的是“幸福”;想要放弃又有点不甘心的留念是“失恋”;心里空空的是“寂寞”;想要手舞足蹈的是“喜悦”;只是想到一点就止不住地伤感,会不停叹息的是“遗憾”;永远的守护是“母爱”;胸口被撕裂了的痛,甚至觉得格外无力的是“悲伤”;紧张与无力交织在一起的又是“害怕”。少佐,人的情感真的非常细腻,宛如丝线一样。这些感情,有的甜,有的咸,唯有“爱”的感觉我怎么也找不到一种能够准确说明它的味道。

        “爱”真的很复杂。

        它有时是甜的,有时是咸的,有时辣的呛人,有时又酸的要命,各种各样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就又变得黏稠起来,明明是种难以言喻的滋味,但是所有人却又爱怜着这种感情,真是非常奇妙又无法解释,就算是在信里也说不出的心意。我知道,说出它是需要勇气的,而且要像赴战场一样有必死的决心;我知道,它的产生需要过程,像粒种子,种在心里,慢慢成长。

         少佐,那一天你说的“爱”也是这种感觉的爱吗?也是需要勇气的爱吗?那么少佐你抱有这种感情已经有多久了呢?是只对我有过这种感情吗?少佐,现在写这封信时,我的心里也有了那种奇奇怪怪的味道,甚至还有一丝期待。少佐,这和你心中的“爱”是一样的吗?

        那么少佐,“爱”离我也早已不是遥不可及的了吧!

        渐渐的,这封信信写完了,我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格外模糊,或许是因为心里有了一个不成型的答案?

        少佐,我想去找你,我想穿着嘉德丽雅送的那一条裙子去见你。少佐想看吗?那少佐等等我好吗?我真的很想让少佐看到。

        少佐,我想见你。

        少佐,这些话我想亲口对你说:少佐,谢谢你收留我。我活下来了,然后我要一直活着、活着、活着,然后死去。

        少佐,我突然想到那一天我应该回复你什么话了!

        基尔伯特少佐,我爱你。

愿你身体健康,万事平安。

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

薇尔莉特真正寄出去的信

写了一些自私的、我想去相信的东西,他们一定相见了。
各抒己见,我希望她幸福。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真.END


评论
热度(15)

© 无底堂-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