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堂-【无限期备考中😭】

杂食

学生党一枚

文笔渣,就算我写得不好但还是想写啊!😭

嗯……对,又是我,lof终于是找上我了,于是……重发!|ω・)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走外链吧……
…………………………不想多说什么,这篇文,有那么过ji吗😂😂【你TM自己知道(눈_눈)】

那条微博真的狂戳我笑点😂😂😂,仙儿的内心os是自己拟的……|ω・)

不喜勿喷,请勿上升个人|ω・)

【尼吉】日常•私心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半架空,同居设定万岁!
#短打,一发完
#重度ooc注意,避雷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正文:

世界上最令人安心的地方是哪儿?可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金库,亦或是明天忙碌回来时有点温暖的猫窝?对于久未归家的人来说,世界上最令人安心的地方可能就是自己最亲爱的人身旁吧。

年已30+的ACCA本部监察科副科长外加多瓦王国第一皇子的吉恩.欧塔斯,刚刚结束了忙碌的出差视察工作,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精力了。本就无精打采的脸只是显得更加无精打采,整个人就像是只玩累了的猫一样,懒洋洋地把头枕尼诺腿上躺在沙发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里的节目。

尼诺没有表示任何不满,他任由吉恩的脑袋在自己身上乱蹭,时不时还会摸摸吉恩的金发,就像真的是在对待猫咪一样。

吉恩的发质很软,每一缕都好像是由极细的金丝组成的,又不会粘连在一起,根根分明。这种头发摸起来很舒服,就像手里握着银沙滩的细沙,但一不小心又会跑掉。

尼诺很享受这种时光,渐渐也觉得腿上的重量一点都不是负担。

“呐,尼诺……”吉恩起身,“你摸够了吗?”

“啊,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

“嘛……虽然我是不介意,但是我的头发真的有这么好摸吗?”

吉恩这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挠了挠头发,修长的手指插在松软的头发里,关节隐隐若现,是个很漂亮的场景。只是头发的主人却不以为然,随意的动作,让人觉得稍有惋惜。

“嗯……比我要好多啦。要摸摸吗?”

“……嗯。”

吉恩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尼诺微微低头,刚好到吉恩的手的位置。吉恩轻轻地抚着尼诺的头发,看不出他眼里在想什么,只是嘴角微微上扬,忽然又将力度加大。

“喂!吉恩,你在干嘛!”

“哈哈哈,作为你摸我头发的回礼呗。”

“这还真是……一点都不友好的回礼啊。”

“……尼诺你居然还没有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啦,况且……”尼诺微笑着看向吉恩,笑得有些无赖,“我的头发,很扎手吧。”

“……”吉恩有点无语,但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尼诺确实是赢了。

吉恩决定结束这种幼稚的对话,可尼诺的手又伸了出来。

“……”

“那个……你一直都在摸我头发,到底想干嘛啊。”

“……吉恩,你上一次剪头发是多久前的事了?”

“啊?我不记得了啊,应该有蛮久了吧。”

“……机会难得,不如我来帮你剪头发吧。”

“嗯。”出于好奇,吉恩并没有拒绝尼诺的请求。

【尼诺到底不会什么啊……】

他这么无奈的想。

“嗯……我看看啊,工具好像在……啊,在这里。久等了。”

“嗯,没事。啊……”

吉恩看着眼前的箱子有点吃惊。

箱子是中等大小,外表面是普蓝色蒙蒙的盖着一层灰,棕色的提手,金属扣有点儿生锈。打开看箱子里:大大小小剪刀,平剪、牙剪、推剪、电推剪……从最基本的到最高级的都收在这里,可以说是一应俱全,就连梳子都从剪梳一直分到九排梳,发泥、发蜡、干胶种类多到让吉恩开始怀疑人生。

“那个,尼诺,我只是剪个头发而已,至于吗?”

“……对于我来说这是必须的,毕竟吉恩可是王子殿下啊。”

“喂,尼诺!我不是早就说过我不当什么王子了吗?而且就算是国王殿下也不会用这么多东西吧!”

看着吉恩有些恼怒的表情,尼诺“噗嗤”笑了,不紧不慢地说道:“国王殿下虽为国王殿下,但他是这个国家的国王殿下,而吉恩你虽贵为王子却只是属于我的王子,凭这一点,我就应该区别对待了吧。”

“呃……随你好了。”吉恩只觉得脸烫,啊,耳朵也好烫。虽然尼诺总是会不合时宜地说些奇怪的话,但是无论听多少次,吉恩还是觉得有点应付不来。

“哈哈,来吧,坐这里。”

————————————————

尼诺轻捧吉恩的头发,就像对待珍宝一样,他不敢太用力,怕吉恩会痛。但是一想到是在为吉恩理发,尼诺又不自觉地哼起了小曲。

吉恩虽然开始对尼诺的这种反应感到惊讶,但过了一会儿,这种惊讶的感觉就变成了尴.尬。

尼诺手掌的温度就在吉恩耳边,这使他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尼诺将吉恩的小变化都一一收进眼底,觉得就是这样的吉恩都省是可爱。

————————————————

“完成了哟,吉恩。”

“啊……哦哦。
……尼诺你好像心情很好呢。”

“啊,有【这么明显】吗?比起这个……吉恩你还是快点去洗个澡比较好吧,脖颈和耳后的碎发,我还没清理呢。”

“……”
为什么不?

“毕竟那里是吉恩的敏感部位吧。”

“……”

吉恩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一脸冷漠地拿起浴巾进了浴室。而那本人都为察觉的耳尖的红晕是只有尼诺才得以观赏的光景。

花洒的水声响起,尼诺开始收拾地上的碎发。金色的碎发掉在白色的瓷砖地上很难被人找到,但尼诺可是已经找了三十年了啊。

他轻车熟路地把碎发都收集好,放进了一个小塑料袋了,真空密封。打开暗室,找到那个抽屉:里面装的都是吉恩的碎发。暗室里的窗帘半开着,昏暗的阳光照了进来,窗前的书桌上摆着三个照相机,和一摞高高的相集,装巧克力的盒子被打开了,里面的巧克力却还没有少一颗。

暗室里的光景也隐隐约约可以看得清楚了一些:空气里的灰尘躁动着,X射线和三色灯都安安静静的沉睡着,照片成堆成堆的摆放在书柜里,架子上还有些未洗好的照片,墙角的留声机已经很久没有使用,灰尘遮盖着留声机的光泽。

尼诺收好抽屉,蔚蓝色的眼睛在暗室里显示出别样的光泽,他走到书桌前,缓缓拿起了一块巧克力。

这个房间吉恩未曾踏足过……

【这个房间里装着的,都是我在日常里对他的私心呢。】

“……吉恩。”

【你知道吗?】

END•

碎碎念:
妈呀,这文风七上八下的看着就像过山车一样,我好慌啊😭😭😭😭😭
妈呀,这么久没写了ooc到这种地步我也是没谁了呀😭😭😭😭😭
妈呀,acca好冷啊,但是尼吉真的好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