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开学中考不更】

开学中考卸lofter,神隐100天,取关随意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在网上说话和现实中完全是两个人,毕竟我一个糙汉妹子怎么可能卖萌|・ω・`)

想活得道系一点

【瑞金】扑火

* @艾止. 非常感想艾止桑给的这个机会(ง •̀_•́)ง可惜我没有好好把握😓会继续努力的!
* 前篇:《飞蛾》
*格瑞视角,是联文!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联文😂
*意识流注意,ooc注意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


宿醉,英文学名为hangover,科学性的来说宿醉属于轻型急性酒精中毒,指由于短时间摄入大量酒精或含酒精饮料后出现的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紊乱状态,多表现行为和意识异常。

因饮酒过量,隔夜休息后,体内的酒精即乙醇已经完全排净,但仍有头痛、眩晕、疲劳、恶心、胃部不适、困倦、发汗、过极度口渴和认知模糊等症状。这是因为大量饮酒后,肝细胞无法将酒精代谢后的有害物质,如乙醛等全部清除而造成急性中毒症状。
……

清晨,格瑞的脑袋痛的像是被压成沫了的软肉一样,痛楚一点一点地从后脑勺传出来。突然回想起的不记得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宿醉症状这时则更使他的大脑疼痛难忍。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醉成这样。那个吻和宿醉一样,都是意料之外的事,一切都太突然了,突然到他还没能理清这个过程,就好像已经结束。

我该接受吗?还是这真的只是一时兴起?酒精作祟?

手机已经充满电了,格瑞揉了一把杂乱的头发,敲下密码,点开微信,然后在金的微信头像前停下了。

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他可能是第一次这么早就收到金的微信,也是第一次犹豫着要不要给金回信。

微信的封面设计明明是绿色的,但是消息提醒却偏偏是红色,还红的那么刺眼,让格瑞无法忽略。

点开那条信息。

——格瑞,昨晚那个……

啊,对,昨晚那个……

昨晚那个……到底算什么呢?

格瑞自己也想不透,可就算这样,他的手仍旧敲出了这么一句话:喝醉了。

没错,他们昨晚确实喝醉了。

所以……这一切都是酒精捣的鬼。

格瑞的脑子乱成一团,左手刚一舒展微皱的眉头,下一秒右手手指就点点上了那个发送按键。智能手机倒是很给力,一点点的触碰立刻就通过电子屏幕化成一条条指令,飞速地爬过网线发送了出去。

格瑞是由衷的希望,要是人体消化酒精的速度也能有这么快就真的再好不过了。

也就是过了那么四五秒的样子吧,左上角开始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这一输入却足足输入了四分钟,而格瑞也对着六个字发了四分钟的呆。

该来的还是来了。

——…好,我知道了。

一种失落感一直顺着网线找到了格瑞,从他的手机里溺了出来。

格瑞的心和脑袋一样,都乱了。他觉得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安慰一下金,要不要问一下金到底是想干什么。

他也犹豫了四分钟,这四分钟里他想了很多,绝大多数的都是关于金的未来。没错,他不认为金现在可以做这种事,就算是意外也决不能有这种想法,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现在最需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够安安心心的学习。就算那个吻是真的,但眼下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将来连再说这个的机会都没有了。

对,只有这样才是对他好……

他还是做出决定了。果然是酒精的错,这真的是个烂主意,可能是格瑞难得的几个会后悔一生的主意吧。

——嗯。

还是冷冰冰的一个字,也是和平时一样的语气,但是放在这里却足以撕碎金的心。

这是为了金好。
他这么坚信着。

——毕业快乐,祝你以后事业有成!

看吧,金很坚强的,他一定能明白自己目前最重要的是什么,也一定会理解为什么我会这么做的。

——谢谢。

两个字敲完,发送。格瑞觉得自己的头痛舒缓了些许,反复琢磨着这几句话,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

那个夜晚,如梦一样,睡了一觉起来也就记不清了。



时间过得很快,快得让人害怕。转眼间半年就过去了,年底就快到了。再过段日子,就是对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那个时刻了。

这半年来,格瑞还是充分展现出了自己在学习上的天赋,在同期里仍是领先。听说金也变了不少,金变得更加努力,学习方面虽然还是有些粗心大意,但是对比原来已经有了飞跃性的进步。他现在成熟了不少,但少了一份阳光,他今年连圣诞节都可以不过,还在那里刷题做试卷,干劲可怕到老师们都以为他换了个人。

那个圣诞夜,格瑞破天荒的给金发了消息。

——圣诞快乐。

——谢谢,格瑞学长。

好像有哪里变了?这种感觉是什么?惊讶?失落?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好像有什么……渐行渐远了?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好像是手里握住的沙,你永远也握不住一样,记忆里的那一抹金色,也快被阳光覆盖,变得一样耀眼,再也乌发直视,无法留在身边。

“啪嗒”,一滴水珠不知道从哪里滴了下来,正好滴在了微信里“发送”的那个键上,框里有字:“今天圣诞,要不要一起吃个饭?”。话并没有发出去,不知道是因为眼泪太轻还是心已不定,没了这勇气。

高考,那是中国人的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考试,每一分就是几万人上下,哪个人不是拼了命在那里挤的头破血流?这次寒假过后,也就是金的决战时刻了。



开考那晚,格瑞梦到了原来——

那是一次修学旅行,高一新生第一次和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们组队去了海边玩。

那片海滩很简单:白色的软沙,一脚才上去就像踩在棉花上;蔚蓝的海,蓝得让人心醉,远处的海平线逐渐与天空混为一体,让人看不清哪儿是天哪儿是海;周围有一座陡崖,上面开满了向日葵,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

格瑞一向不是很喜欢人多的地方,但是他拒绝不了朋友的请求,他如约和朋友们去了海滩但是他并没有去玩,毕竟他只是答应了会去而已啊。

“格瑞,你确定你不去沙滩啊?”

“有很多妹子哟。”

现在仍旧死心劝着格瑞去沙滩的是格瑞的两位同班同学,那两人一脸猥琐又带着些许青涩的典型高中男生的笑容和格瑞的冰山脸形成了一个天大的对比。

“我想看凯莉和安莉洁穿泳装啊……”

“我倒是更期待蒙特祖玛学姐的啊,但是一定会被雷德打死吧。”

“诶,格瑞,你比较在意谁的泳装啊。”

格瑞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白眼。

“无聊。”

两人知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格瑞不近女色可是在全校都出了名的,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通,怎么可能会有高中男生不想看女生泳装的呢?!

“不是吧,格瑞……我们现在正值大好年华,怎么可以不年少轻狂呢!”

“就是就是啊!还是说……你喜欢男的?”

听到这里,格瑞的心咯噔了一下。

自己喜欢男生?

他确实没想过,因为他总觉得自己还没有遇到自己想要的人。

但是此话一出,倒确实是有点惹恼了格瑞。

“喂,你们别太过分了啊。”

那两人好像还嫌事不够大,觉得格瑞难得剧烈一次,可不能白白浪费这个机会。

“哎呀,没事,你喜欢男的我们现在也不会惊讶滴~那么……你喜欢的是谁啊?”

“是隔壁班的那个嘉德罗斯?还是那个雷德啊,雷德好啊,他要是女生我一定找他当女朋友。”

“拉倒吧你,人家喜欢的可是祖玛学姐啊。”

“那你还想看祖玛的泳衣。”

“只是说说啊!”

“话说……格瑞喜欢的,不会是安迷修吧。”

“哈?为什么?”

“哎呀,你不看看那安迷修,学习品行哪样不好,长得还好看……”

“嗯,你们这是在谈我吗?”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位不嫌事大的男生在那一瞬间也是要被吓掉色了,如果只是安迷修的话那也只是普通的吓到了,最重要的是那个一只手勾搭在安迷修身上的雷狮!两人顿时是吓得面如死灰,嘴巴张着也只是支支吾吾的说着什么。

“诶,你们俩又惹什么祸啦。”

“我去,你们是在说安迷修啊,我敬你们是一条汉子。”

“诶不是,说我怎么了吗?”

渐渐的人都聚了起来,那两人给格瑞投来了无数个求助的眼神。

“格瑞……”

“……”

格瑞没理,转身就走了,留下这场闹剧。反正只是高中生无伤大雅的玩笑,没有几个人会在意。




格瑞实在是不想去沙滩,他当然明白为什么那两人总是劝他去,毕竟只要他一去就能吸引过来很多女生,如果和雷狮、安迷修、嘉德罗斯放在一起效果更佳,而这也正是格瑞最讨厌的一点。

他换了个方向去了陡崖。去那里的路倒是比较平整,石头堆成了台阶一直铺到向日葵花海前面的草坪上,但是因为常年没人来打理,所以路上总是有一些杂草或是杂乱的树枝。

草丛里发出沙沙的声音,不知道是风声还是有其他生物从那里窜过。粗壮的树干上有不少刚刚破茧而出的鸣蝉,唱着生命的歌谣。但是夏天实在不是什么欣赏蝉鸣的好时候,嗡嗡叫的人头痛,好像催眠曲也像紧箍咒。但其实那一声声用生命吟唱出来的歌才是酷夏的标志,是这烈日下必不可少的声音。

崖山上风有点大,是从海上吹过来的,却带不了一丝海洋的气息,反倒是那烈日把风蒸发得干爽。格瑞的衬衫被汗水湿了一大片,脸上的汗珠吹了风后很快就干了一半,倒是头发变得黏黏的贴在脸上很不好受。

从这里望去,向日葵随着风摆动,金色的花瓣反射着太阳的光,格外亮,远处的海也是波光粼粼,这场景好像是新画好的油画,没有时间的沉淀使它蒙尘褪色,新的让人不自觉就被困在了那里。

沙沙——“呜哇啊!”
一阵骚动

格瑞望向右手边的花丛,声音也正是从那边传来的。

格瑞小心翼翼的靠近那片花丛,拨开金色的向日葵,看到的仍是一抹金色,却好像比向日葵的金色更加耀眼。

那里趴着一个男孩。

蓝色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嘴角扬起尴尬的微笑,鬓角的汗珠划过嘴角一直流到下巴,偏白的肤色因为太阳的灼烧有点泛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尴尬或紧张的缘故就连额头也是一层粉红。锁骨上也挂着些许汗珠,湿透了衣襟,精瘦的手臂上倒是有些烦人的蚊子留下的作品,让人微微感到可惜。

“啊哈哈……”,男孩尴尬的笑了两声,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

“……”

“那个……我不是故意偷窥的!就是就是……看到这里有人来了,就很在意嘛,毕竟这里很偏僻嘛。虽然很偏僻,但还是很漂亮啊!这里的向日葵和家乡的好像,特别好看!”

“……”

“呃……抱歉,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男孩不自觉地往后退,“嘶——啊!”,但好像并没有成功。

男孩翻过身,膝盖上露出了触目惊心的红色,就连绿色的草地也隐约沾上了几滴血。格瑞瞪大了眼睛,男孩也很意外。可能是因为太阳太热,把人的脑袋都烧的昏沉,不然男孩也不可能会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膝盖划破了那么大一个口子。

“啊……那个……我没注意,这是怎么搞的?”

“你别动,我背你,下去吧。”

“那就……麻烦你了。”

下去的路比上去的要难,更何况格瑞身上还背着个人。

太阳还是那么无情,执意于这个时候将自己的伟大充分展现,湿透的前胸紧贴着后背,炙热的呼吸不均匀地吐在耳边、后颈,而两边的蝉鸣也毫不留情,震得两人直头昏。男孩金色的发尖滴着汗珠,滴在格瑞的肩上,有的甩在格瑞的颊边。

心跳一拍接着一拍,从胸腔和后背传递给两人,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心跳,而他们却在忧心是不是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热,燥,晕,以及再靠近一毫米就能听得清晰的心拍数,这就是夏天。

而这一路上,两人无言,任噪音在耳边回响,心中的躁动荡漾。




结果他们两个人都被送进了医务室。

“膝盖不是什么大问题,注意休息,这两天不能下海了,也少运动,你们两个都有点中暑,快点吃药。”

格瑞很淡定的吃了药,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书,眼睛却注视着对面床的男孩。

男孩的表情实在是丰富,像一本漫画,很难想象那么小的一张脸也可以变出那么多种表情。先是听到没有大碍时的放松,然后再是听到中暑要吃药时的震惊再带一点点不情愿和委屈,最后就是现在这副样子了……该怎么描述呢?可以想象成是那种面部五官全部拧在一起陷进去的样子,嗯,很形象的。

男孩还是不情不愿地把药吃了,其实药还真就没那么苦,可他还是要吐舌头以示对吃药的嫌弃。

“噗。”

“……有这么好笑吗?”,男孩一脸狐疑和委屈。

“吃药是为了让你好得更快,为什么要做出这副表情。”,格瑞没有用问句。

男孩已经在对格瑞撒娇了,“不好吃嘛~睡会喜欢啊。”

“……”

“对了对了,我叫金,是高一新生。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是不是学长啊,我在新生里没见过你啊,你怎么不爱说话啊,我好无聊……陪陪我呗。”

“呼——”格瑞心想:看来是背回来了一个活宝。

“我叫格瑞,高二。”

“哈哈,果然是学长!我就说我的记忆力是不会出错的!欸,学长怎么冷冰冰的,你笑起来明明更好看。”说完,金就朝着格瑞傻乎乎的笑了。

“……你现在很无聊吗?”

“诶?是啊……你来陪我玩吗?”金有点期待。

“不……无聊的话就看书吧。”说完便从手边的书中捡了一本薄的丢到了对面。

“诶……好吧。”

金也学着格瑞的样子端坐了身子,翻开书本开始尝试细细的品阅。可惜金本就是一个耐不住性子的人,装模作样了两分钟不到就快坐不住了,一会儿望望窗外的海,一会儿望望格瑞;一会儿挠挠脸,一会儿又翻个身……

房间终于是里安静了。

又一个三分钟后,格瑞再抬头发现对面的人儿已经睡着了。睡姿很没有规律,很乱,被子也踢到了一边,那本书倒是被金紧紧地抱在怀里。格瑞默默的叹了口气,合上书,门上的钟滴滴答答的响,格瑞端坐着身子,望着对面的人发呆。

他想要他的大脑思考,大脑却不听使唤。只是望着那灿烂的金色逐渐沉沦。

不知何时格瑞也闭上了眼。



夜悄悄地黑了,是海风把格瑞叫醒的。

窗子开了一半,夜晚的海风带着白天阳光的余温和些许海腥味,抚在脸上有点暖,很舒服。

金趴在窗边,金色的头发染上了一层银色的月光,有点像婚礼时的头纱。那张脸仍是傻乎乎的笑着,眼里装着的却是映照着圆月的大海。

风卷起了海浪,海浪映着银白的月光,那海浪又映在了两只蔚蓝的眸子里,连着星星和黑夜,一起刻在了一位可爱的少年的脑海里。

格瑞看得也有点呆,他觉得这个场景实在是很好看,于是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看着。心脏又开始缓慢的跳动起来,和白天一样——原来那个心跳加速的人就是自己吗?

夜是明明静谧的,跑进那双蓝色的眸子里却活了。景是明明灵动的,划进那双紫色的眸子里却定了。

如果可以,格瑞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

两人在酒店里一起“虚度”了修学旅行的最后一天,只是从海滩回来后,格瑞开始会不经意的去注意金的动向。

那一抹金色很好找。时不时在早会上看到,时不时在食堂里看到,时不时在走廊里看到,有时又会在班门口出现。上学的路上,放学的小道……好像生活里无时无刻不有着他的身影,那个叫金的男孩像个妖精,有着神奇的力量,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人格魅力,总是会让人不经意的就去注视他。

后来,金开始频繁地来找格瑞。今天要不要一起回家?明天要不要去看一场电影?格瑞出身好,回家的路自然是和金不同的,但是只要是金提出的要求,他总是会默默的答应。

他还是冷的,却在别人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变了温。

渐渐的,他知道了很多关于金的事情。金是射手座的,生日是11月25日;金有一个姐姐,叫做秋,比金成熟;金爱笑,而且笑得特别好看,特别阳光;金有点没心眼,还无知无畏,所以很容易相信别人;金是个路痴,还有点中二病,肢体语言丰富,偶尔有些逗比,但是意外的让人觉得很可爱……

他开始默默的记下金的许多爱好,因为他的记性也挺好的,所以不用把它们一一记录下来,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一条一条的记在了本子上。

他很重视金,远比自己想象中的重视更加重视,像是那种美丽的珠宝,希望把它捧上心尖一样。他总是不说自己有多重视金,或许……他自己也没有摸清。




无声无息的,梦惊醒了,空旷的房间里不规则的喘息,心中的动荡还是久久不能平息。

热——夏天,快到了。



那可能是格瑞第一次紧张要不要主动给金发信息。

高考已经结束了,成绩也早就出来了,那些苦逼了三年的高中生迎来了人生中最自在的三个月。

格瑞终于是把那条信息发出去了,异常的艰难。

——高考结束了,辛苦了。听说你考的不错,恭喜。

格瑞舒了一口气,静静的期待——他会怎样回信呢?

——谢谢学长。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过去了……

“嗡——”那一声不知道是蝉鸣还是格瑞的大脑当了机。

对,晚了,完了。

今年的夏天格外热,却不会像那个夏天一样让人头昏脑胀,分不清自己的心。




又是一场梦,这场梦很长,很真实。

格瑞把他和金的过去完完整整的梦了一遍。

时针倒在“2”的面前,伦敦的夏夜根本就不叫夏夜,湿漉漉的,没有一点热气。

街道上的灯照亮了朦胧的夜,两只飞蛾围绕着灯光飞舞,一只毫不犹豫地扑向那灯火,没了。另一只只是在一旁犹豫着,最终无法躲过本能的诱惑,也一下子扑了进去。最后,两只飞蛾都没有在出来。

格瑞看着这一切,拿出那个已经用了很久的手机,手机里的软件只留了个微信,联系人名单里也只留下了一个号码,备注是:太阳。

微信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头像永远不会像QQ一样暗下去。格瑞点开那个头像,消息已经是五年前的了,他花了很大的功夫想办法找人恢复了他们原来的聊天记录,五年来格瑞每次一有空就看一有空就看,渐渐的他都能背下来了。

他没有颓,他还在等,等那个不知道何时才会回来的人。





其实格瑞也是一只飞蛾。
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但是他愿意。

他们都将对方比作触不可及的光,稍稍靠近一点就会灰飞烟灭。他们都将自己比作无法抗拒光明诱惑的飞蛾,只是一只过于直白了,一直过于拘谨了。

两只飞蛾都成了灰,散在了人海里。



END.


难得再重操一次原画风……
是剑三的李叔叔!!!画不出他亿分之一的帅气+可爱|・ω・`)
可能这就是手残的错吧……_(:з」∠)_

要不考虑下点个推荐?就是那个大拇指的……【你这臭不要脸的东西

寒假到了!寒假到了!!寒假到了!!!
我流式李叔叔,尝试用这种画风来画,好玩!【被打

莱娜小姐姐生日快乐!🎂💝🌷🍰🎁
私心想看这样的小姐姐🌟,小姐姐怎么穿都好看!🔫
小姐姐快醒醒,别睡着了啊,现在还很早呢,让我们一起狂欢到天明!👼🎤🎸🎵

【瑞金】明日—未来

#非常非常非常短小的一发完(大概是😂)
#非常非常非常ooc
#最近坑多,所以不想说明设定。平行世界中的各种瑞金。如果你看不懂,没关系,多看几遍,会看懂的。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


01
今天金也是从噩梦中醒来的,他梦见了紫堂与凯莉的血和支离破碎的身体。

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就连饭也没好好吃。金色的头发因为缺失营养而粗糙黯淡,原本蔚蓝的眸子也再也找不到昔日的神采,原本阳光向上的大男孩变了,他累了。

格瑞什么也没说,和前几日一样,把早饭放在金身边便走了。

他去狩猎参赛者了,为了金。

02
凹凸大赛的性质变了——创世神终于是露出了恶劣的本性,参赛者们开始互相狩猎厮杀,只有剩余的唯一一个可以实现愿望。

多么老套的发展,但是所有人都愿意走上这条路,因为老套的一定都是真的。

开始只是一些排在后面一部分的参赛者,随着参赛者越来越少,大家都开始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是不是该狩猎高层了?

第一位受害者是蒙特祖玛。

雷德崩溃了,无言。他大开杀戒,好像血腥才是他的本性,他真的成为了一个杀人机器。嘉德罗斯好像早就知道结局,在最后了结了雷德的心愿,送他上路。

第二位受害者是艾米。

她怕极了这项“狩猎参赛者”的比赛,每天拉着埃比就是东躲西藏。她的性子还是那么泼辣,至少在埃比面前,她没有变。

哦,对了,她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不是金,只是一位无名的高手,她觉得自己非常幸福,她安全了,有人能保护她了。

她笑着,就像在做梦一样,就连埃比带着哭腔的呼唤都没有听到。可怜的艾米,她还是死了,死在梦里。

第三位是安迷修,最后的骑士。

可悲可泣,可悲可泣……被骑士道所背叛的男人啊,到死都向“骑士道”奉献着忠诚。

始作俑者是他那天救下的美少女。他不想记起,他被暗算时那女孩露出的丑陋笑脸和那漫天的闪电雷霆。

雷电化身的狮子怒吼,失去了理智。他还是没有落下一滴眼泪,紫色的眸子里装满了杀意,从此不再相信任何人。

第四位是银爵,在黑暗里没了踪影。第五位则是卡米尔,被大地的颤动粉碎……

凯莉和紫堂幻深深地明白了这场比赛的残酷,然而看着金的笑脸,他们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他们用行动告诉了金——接下来,他该怎么做。

草莓味的棒棒糖和黑色的眼镜成为了金的噩梦,他们的身上开着血红色的花,格外妖娆美丽。好友在自己眼前,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这种绝望感与挫败感成功击落了太阳。

03
金明白,时间不多了。

嘉德罗斯的身影消失在了火山里,终于,最后的劲敌也倒下了。明天的敌人是金最不能接受的,活了这么久,金头一次看不见未来的光。

第二天的太阳还是伴随着带有血腥味的微风,照常升起。金紧闭着眼,他听到格瑞的脚步声,和以往一样的冷静、温柔……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放下饭然后出门,甚至没有留下再看金一眼。这种行为让金觉得害怕,他感觉得到,格瑞已经做好打算了。

“金,早上好……记住,我喜欢你。”

“格瑞??!”

金迅速起身,转头,却找不到格瑞的半个影子。

他爬起来,小口小口地食用早点。他是多么希望格瑞能在里面下毒啊!

当然,格瑞是绝不会这么做的,他了解格瑞,所以最不想与他战斗。

他一定会故意被自己杀死的。

金蜷缩着,好像在等待结局,他以为格瑞会等着他,等着他与自己决斗。他天真地以为只要自己不出现,格瑞就一定没有办法。

“恭喜参赛者金成为本届凹凸大赛冠军,本届大赛奖励:创世神给予您的一个愿望。是否现在提取?”

系统提示音还是那么顽皮可爱,可在金听起来就像是无情的恶魔低语。

金绝望了,崩溃了,咆哮,然后堕落。

太阳不见了。

明日是什么?

未来在哪里?

04
格瑞今天也是从噩梦中惊醒,冷汗直直的冒,他梦见自己和金在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进行着什么比赛,金赢了,但周围却早已血流成河。每次梦境的结尾他都会看见跪倒在地的金无助的嚎啕,他就在一旁却不能抱住金安慰他说:“笨蛋,我就在这里”。
他和梦里的金一样绝望。

真是一场异常可怕的梦啊。

但那也只是梦罢了。电子表上的数字跳动着,五点四十了,还早——对金来说。

格瑞抓了一把头发,他每天都是这个时候起床。夜晚的寒意还未褪去,十二月的清晨哪天起来不是冷得直打哆嗦?但是格瑞的生物钟可是比自然更可怕的存在啊。

他起身,冷空气钻进被窝,被窝里金色的团子因为嫌弃天气太冷,顺理成章地把格瑞那半边的被子也卷走了。格瑞无奈的叹气。

他下楼,束起头发,带好围裙,打开冰箱,反复默念今天的菜单。“金说今天想吃这个,金说这个要多放点……必须得给他加点蔬菜才行啊。”

05
鸡蛋打进平底锅,放出“滋滋”的响声,面包机上弹出两块面包,“叮——”声响后熟练地从微波炉里拿出热好的半杯牛奶,小嘬一口。

是时候了。

格瑞取下围裙,再次上楼。果然,被窝里的人还是赖着。

“( ̄o ̄) . z Z”

“金……”

“格瑞……再睡两分钟,相信我,就两分钟……”

“金,今天不行。你今天再迟到一次就会被丹尼尔老师留校了,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唔…………(。•ˇ‸ˇ•。)”,被窝里的人听到丹尼尔三个字后动摇了,他着实不想上那个变态一样的英语老师的课外补习,不对,其实只要是课外补习金都不想参加。但现在寒冷的气流还是比丹尼尔的天书更恐怖。

“再五……不对,两分钟就好,两分钟啦……格瑞(╯3╰)你最好了。”

………………………………

“哎呀!好痛啊格瑞,你再打我脑袋我就要变笨啦!٩(๑`ȏ´๑)۶”

“你本来就不聪明。”

“格瑞,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你看我们什么关系,是发小啊,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发小的吗?对待发小都这样,难怪你没女朋友。”

“……金,你再说一遍。”

“|ω・)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

“唉。”为什么我的发小这么笨,还毫无自觉?“穿完衣服就快点下来。”

“哼,格瑞是大笨蛋。ε٩(๑> ₃ <)۶ з”

格瑞觉得自己的白眼都快翻上天际了。他转身就想离开,余光却捕捉到正在穿衣服的金好像正在对待着一些什么。

本来是想晚点再做的…… 格瑞今天也是这么想。

他回头,拉住金的肩膀,在他的眼角轻轻落下温柔的一个吻。睁眼,正好对上那只蓝色的眸子,那里藏着一片晴朗的星空,美得让人心醉,是格瑞独享的风景。

“早上好,金。”

他可能没有注意到过,他低沉的嗓音是多么具有魅力,他微笑的脸庞是多么俊俏,这一切对于金来说都像是最致命的毒药,但是金乐意品尝。

金笑了,像暖阳一样温暖了格瑞的心。“早上好,格瑞。我最喜欢格瑞了!”

如果可以,格瑞也希望时间就此停驻,就抱着金在沙发上赖一个上午确实是不错的选择。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他们还是学生,有自己的义务。

格瑞总是这么对自己说:无所谓,我们的时间还长,这种样子的早晨今后定不会少。

“金……我喜欢你。”

金刚从高领的毛衣中探出头来,金发因为静电的缘故都噼里啪啦站了起来。

“格瑞,你刚才说了什么?”

“……你再这样就要迟到了。”

“诶诶诶,格瑞,你刚才说的绝对不是这句对吧!诶,格瑞!!!别走啊,你再说一遍。啊啊啊啊!啊哟,帮帮我成不?”

看着自己平地都能摔跤的发小,格瑞觉得又好笑又可爱。如果说“纵容”一种病,那格瑞一定是早就病入膏肓了。

“……笨蛋。”

“格瑞!(╯‵□′)╯”

这是属于我们的,平凡而又美好的日常。明日也一样,未来也一样,在这千篇一律的世界里,只有他最不一样。

06
“格瑞格瑞!怎么样怎么样?看到未来了吗?”

金睁着蔚蓝的大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家发小,那眼神好像下一秒就会放出许多bulingbuling✨✨的星星似的。

✨✨✨✨啊,还真的放出来了。✨✨✨✨

格瑞两只手分别紧握在坩埚两端,坩埚出现了裂痕,不愧是劣质品。

格瑞现在觉得很烦躁,不仅仅是因为一旁的自家发小不断地放出星星特效糊了他一脸,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刚刚可能看了一本狗血的言情小说,还不是玛丽苏的,就TM是一本言.情.小.说。

他现在脸黑得像是抹了一把煤,也有可能是休息室里没点灯光线太暗的缘故,就算点燃了炉子里的篝火,金现在仍旧看不清格瑞及其纠结的表情。

“金,你又捡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怎么会是奇怪的东西嘛,你看这里明明就写了里面装的是能看见‘未来的神奇药水’啊,怎么会是奇怪的东西!ε٩(๑> ₃ <)۶ з”

“……(눈_눈)所以,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我看到我和格瑞只是一名普通学生,我们和秋姐姐住在一起,但是姐姐忙,经常出差所以不在家。我看到格瑞特别特别特别照顾我,每天都给我做好吃的。我看见格瑞总是会和我说早安,还会……还会吻我,不过不是眼角,是嘴巴。那里面格瑞还和我……”

“够了。”

………………………………淦

07
格瑞觉得头大,他竟然在羡慕那锅药水里映出来的自己和金。这算什么变态吗?

“笨蛋,你动动脑子好不好这种(像言情小说一样的)情节怎么可能会是‘未来’。”

“但是……我很羡慕嘛,可以和格瑞这么亲密,格瑞从来都不会对我这么好!(๑•́ωก̀๑)”

“唉……”

他们俩都像个小孩,会为了不同的奇怪的原因赌气,但最先妥协的永远都是格瑞。

“你在羡慕那锅药水里的景象是吗?要吻的话我确实也可以做到。发稍,眼角,嘴唇,耳垂,后颈,锁骨,手腕,指尖,乳头,小腹,大腿,脚尖……你想让我亲哪儿都没问题,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

他松开坩埚,以一种及其认真的神情看着金,金拿格瑞这种神情最没办法了。金语塞了,不知道怎么接格瑞的话。只见格瑞拉住金的手,轻吻着他掌心里的纹路。这一举动真是让金那叫一个措不及防,他整个人都不敢动,掌心里传来的阵阵骚痒的感觉一直挑动着他的心。

格瑞注意到金的耳朵像滴了血一样的红,白皙的皮肤也瞬间刷上一层粉红色。

很可爱。

他身子向前探着,吻着金的唇,只是几次轻吻却花了一段时间,好像迷恋那儿的温度。

“还羡慕吗?”

“不……现在这样就好。”

格瑞笑了,及其宠溺的那种。

“那就快点走吧,夜闯休息室,被发现可就麻烦了。”

“啊……嗯,嗯。”

金还有点懵,格瑞牵着他手,把他拉进隐形斗篷。踩着十二月的雪与月光,伴随着淅淅沥沥的星星,一点一点回到格兰芬多的寝室。路上,会动的油画戏称他们是一对小情人,身后跟着的幽灵也在笑嘻嘻地指点他们多么多么“不检点”。可格瑞听着总觉得这是他们的祝福。

不远处的山头上映着日出,他们还是一夜未眠。

“金,早上好。”

“格瑞……再睡一会儿嘛。”

“今天早上第一节课就是魔药课,丹尼尔老师说今天会制作爱情魔药……我觉得你应该不用去。多休息一会儿,我会跟丹尼尔老师说你要请假的。”

“格瑞???!”

“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再学做这种魔药了,你对我使用的剂量已经够多了。相反,你还是不会做吐真剂,像个笨蛋一样。”

“我…………\(//_//)\”

“好好休息吧,我喜欢你。”

“嗯,格瑞……我也最喜欢格瑞了!”

明日即未知,未来亦然,但是有你左右,就会觉得这些也不过如此——金,你是我的太阳,我温暖的光啊。

08
在不同的宇宙里——硝烟中我和你静候黎明,风雨中我与你惜惜相依,百花缭乱中我们不约而同回眸一望,魑魅魍魉也阻挡不了我们的相遇。

世界不仅仅只有一个。明日——未来,生命谱写出的篇章是那般璀璨。

“早上好,金,我喜欢你。”

这句话现在又在哪片宇宙回响?





End.

看懂了吗?如果你看不懂,没关系,多看几遍,会看懂的。
大概分了三个宇宙,凹凸大赛,校园日常,HP……
我累了,懒得介绍了😂悟一下还是看得懂的吧😂😂😂
纯原创脑洞,看的开心就好|ω・)
他们超好!

嗯……对,又是我,lof终于是找上我了,于是……重发!|ω・)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走外链吧……
…………………………不想多说什么,这篇文,有那么过ji吗😂😂【你TM自己知道(눈_눈)】

那条微博真的狂戳我笑点😂😂😂,仙儿的内心os是自己拟的……|ω・)

不喜勿喷,请勿上升个人|ω・)

【尼吉】日常•私心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半架空,同居设定万岁!
#短打,一发完
#重度ooc注意,避雷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正文:

世界上最令人安心的地方是哪儿?可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金库,亦或是明天忙碌回来时有点温暖的猫窝?对于久未归家的人来说,世界上最令人安心的地方可能就是自己最亲爱的人身旁吧。

年已30+的ACCA本部监察科副科长外加多瓦王国第一皇子的吉恩.欧塔斯,刚刚结束了忙碌的出差视察工作,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精力了。本就无精打采的脸只是显得更加无精打采,整个人就像是只玩累了的猫一样,懒洋洋地把头枕尼诺腿上躺在沙发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里的节目。

尼诺没有表示任何不满,他任由吉恩的脑袋在自己身上乱蹭,时不时还会摸摸吉恩的金发,就像真的是在对待猫咪一样。

吉恩的发质很软,每一缕都好像是由极细的金丝组成的,又不会粘连在一起,根根分明。这种头发摸起来很舒服,就像手里握着银沙滩的细沙,但一不小心又会跑掉。

尼诺很享受这种时光,渐渐也觉得腿上的重量一点都不是负担。

“呐,尼诺……”吉恩起身,“你摸够了吗?”

“啊,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

“嘛……虽然我是不介意,但是我的头发真的有这么好摸吗?”

吉恩这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挠了挠头发,修长的手指插在松软的头发里,关节隐隐若现,是个很漂亮的场景。只是头发的主人却不以为然,随意的动作,让人觉得稍有惋惜。

“嗯……比我要好多啦。要摸摸吗?”

“……嗯。”

吉恩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尼诺微微低头,刚好到吉恩的手的位置。吉恩轻轻地抚着尼诺的头发,看不出他眼里在想什么,只是嘴角微微上扬,忽然又将力度加大。

“喂!吉恩,你在干嘛!”

“哈哈哈,作为你摸我头发的回礼呗。”

“这还真是……一点都不友好的回礼啊。”

“……尼诺你居然还没有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啦,况且……”尼诺微笑着看向吉恩,笑得有些无赖,“我的头发,很扎手吧。”

“……”吉恩有点无语,但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尼诺确实是赢了。

吉恩决定结束这种幼稚的对话,可尼诺的手又伸了出来。

“……”

“那个……你一直都在摸我头发,到底想干嘛啊。”

“……吉恩,你上一次剪头发是多久前的事了?”

“啊?我不记得了啊,应该有蛮久了吧。”

“……机会难得,不如我来帮你剪头发吧。”

“嗯。”出于好奇,吉恩并没有拒绝尼诺的请求。

【尼诺到底不会什么啊……】

他这么无奈的想。

“嗯……我看看啊,工具好像在……啊,在这里。久等了。”

“嗯,没事。啊……”

吉恩看着眼前的箱子有点吃惊。

箱子是中等大小,外表面是普蓝色蒙蒙的盖着一层灰,棕色的提手,金属扣有点儿生锈。打开看箱子里:大大小小剪刀,平剪、牙剪、推剪、电推剪……从最基本的到最高级的都收在这里,可以说是一应俱全,就连梳子都从剪梳一直分到九排梳,发泥、发蜡、干胶种类多到让吉恩开始怀疑人生。

“那个,尼诺,我只是剪个头发而已,至于吗?”

“……对于我来说这是必须的,毕竟吉恩可是王子殿下啊。”

“喂,尼诺!我不是早就说过我不当什么王子了吗?而且就算是国王殿下也不会用这么多东西吧!”

看着吉恩有些恼怒的表情,尼诺“噗嗤”笑了,不紧不慢地说道:“国王殿下虽为国王殿下,但他是这个国家的国王殿下,而吉恩你虽贵为王子却只是属于我的王子,凭这一点,我就应该区别对待了吧。”

“呃……随你好了。”吉恩只觉得脸烫,啊,耳朵也好烫。虽然尼诺总是会不合时宜地说些奇怪的话,但是无论听多少次,吉恩还是觉得有点应付不来。

“哈哈,来吧,坐这里。”

————————————————

尼诺轻捧吉恩的头发,就像对待珍宝一样,他不敢太用力,怕吉恩会痛。但是一想到是在为吉恩理发,尼诺又不自觉地哼起了小曲。

吉恩虽然开始对尼诺的这种反应感到惊讶,但过了一会儿,这种惊讶的感觉就变成了尴.尬。

尼诺手掌的温度就在吉恩耳边,这使他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尼诺将吉恩的小变化都一一收进眼底,觉得就是这样的吉恩都省是可爱。

————————————————

“完成了哟,吉恩。”

“啊……哦哦。
……尼诺你好像心情很好呢。”

“啊,有【这么明显】吗?比起这个……吉恩你还是快点去洗个澡比较好吧,脖颈和耳后的碎发,我还没清理呢。”

“……”
为什么不?

“毕竟那里是吉恩的敏感部位吧。”

“……”

吉恩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一脸冷漠地拿起浴巾进了浴室。而那本人都为察觉的耳尖的红晕是只有尼诺才得以观赏的光景。

花洒的水声响起,尼诺开始收拾地上的碎发。金色的碎发掉在白色的瓷砖地上很难被人找到,但尼诺可是已经找了三十年了啊。

他轻车熟路地把碎发都收集好,放进了一个小塑料袋了,真空密封。打开暗室,找到那个抽屉:里面装的都是吉恩的碎发。暗室里的窗帘半开着,昏暗的阳光照了进来,窗前的书桌上摆着三个照相机,和一摞高高的相集,装巧克力的盒子被打开了,里面的巧克力却还没有少一颗。

暗室里的光景也隐隐约约可以看得清楚了一些:空气里的灰尘躁动着,X射线和三色灯都安安静静的沉睡着,照片成堆成堆的摆放在书柜里,架子上还有些未洗好的照片,墙角的留声机已经很久没有使用,灰尘遮盖着留声机的光泽。

尼诺收好抽屉,蔚蓝色的眼睛在暗室里显示出别样的光泽,他走到书桌前,缓缓拿起了一块巧克力。

这个房间吉恩未曾踏足过……

【这个房间里装着的,都是我在日常里对他的私心呢。】

“……吉恩。”

【你知道吗?】

END•

碎碎念:
妈呀,这文风七上八下的看着就像过山车一样,我好慌啊😭😭😭😭😭
妈呀,这么久没写了ooc到这种地步我也是没谁了呀😭😭😭😭😭
妈呀,acca好冷啊,但是尼吉真的好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