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堂-开学长弧中

求求你们看一眼这里!


米津玄师是宝藏,真的很喜欢他的歌

重点!——

没有墙头,偶尔删文,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最近把坑都填完后会留在小英雄和文豪的坑里

要么不坑,要么不写,要么不提,要么不画。

我真不佛系,我想道系一点啊!


微博@无底堂-零壹贰捌。
微博发文只发关于小鬼王琳凯的

不ky,咱就只哈哈哈
若有不足之处请私信戳我,谢谢

【瑞金】那片战火之外的金色花田


*就……自我感觉很ooc,还偏题……
*第一次参加活动,请手下留情
*限时一小时
*主题:鲜花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主页君辛苦了,先为大家撒个花

————————————————————

那年三月,正是初春时节,花苞一个个都从冰雪里冒了出来,花园里已经陆陆续续有娇嫩可爱的花朵绽开了,而战火也悄无声息地在那鲜花绽放的三月里开始了。

“格瑞,你真的要去参军吗?”

“嗯。”

“那……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答应参军,不是说好了要一直在一起的吗!姐姐也是,你也是……你们都走了,我要怎么办!那片向日葵花田怎么办!”

“金,你一定要留在这里,你根本不明白战争的残酷。”

“那格瑞你就真的明白吗?”

格瑞想起了那场硝烟,红色的火光,白色的骨,黑色的血,昏沉的天空,嘈杂的哀嚎,简直就是地狱里的花园一般凄惨。只有那一抹金色,是这污浊不堪的尘世里最干净的颜色。

“你忘了我是从战场上被捡回来的吗?”

“那也是我捡回来的!”

“所以我才不希望你受伤。”

“……”

金又一次被怼的哑口无言,两只湛蓝的眼睛里泪光闪闪的。

“听话,金。”

“可是……”

“只要我去了,你就不用去了。”

那片花田也有人照料了。

格瑞当然知道那片花田对金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秋姐姐留给他的宝物,和他发色一样纯粹的金色。

三年前,金十岁,格瑞十二岁,战争带走了秋姐姐。那天临走时秋姐姐也是这样告诉他们的,只要我走了,你们就不用走了,那片花田也就有人照顾了。

此后,便音讯全无。

三年后,金十三岁,格瑞十五岁,战争又带走了格瑞。征兵的告示贴满了小镇,每家每户至少要出兵一位男丁,违抗者后果自负。那时,他又想起了秋姐姐的那句话,没错,只要他走了,金就安全了。

“金,你乖乖呆在这儿。记得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出门别迷路,还有……照顾好那片花田。”

“格瑞……”蓝色的眸子逐渐变得黯淡无光,独自沉浸在了悲伤里。

“别难过,金,我一定会回来的。”

“……嗯,我会写信给你的。”

金感觉很不安,因为秋姐姐也是这么说的。

“……”

格瑞没有再作声,他轻轻地摸了摸金的头。第一个吻落在金色的发色上,第二个吻落在紧皱的眉头上,第三个吻落在泛着泪光的眼眸下,第四个吻是在鼻尖,第五个则落在了金粉红的薄唇上。

格瑞到了最后还是选择对金温柔,即使这样可能更加残酷,但他也害怕这辈子可能都再也没有机会这么做了。

一吻结束,格瑞向后退了两步,头也不回的走了。背后的金早已潸然泪下。大概就是那么一会会儿,金猛地一下想通了,他擦干净了眼泪,朝着格瑞的方向大声喊道:“格瑞!我会写信给你的!”

那语气是如此坚定,那神情是如此阳光,像剥开了浓雾的太阳。看来他已经暗自决定好什么了。

参军第一年,格瑞仅用了数月便荣升少尉。金的信件也一直未停,每封信中都会夹带着些小花。最开始送到格瑞手里时还能是鲜花,渐渐的战线被推远了,鲜花也慢慢枯萎,变成了干花。

同年的八月,正值盛夏,金的信件又来了,除了信以外,还有一捧已经枯萎的向日葵花束。金说向日葵已经盛开了,花田里一片金灿灿的,那花长得比他都高。信里金还和格瑞说了一堆小时候的事,说他们原来在那片花田里捉迷藏,然而金从来都没有赢过格瑞。他还说他把花田照顾得很好,自己也有好好的生活着。

一封信件里洋洋洒洒四张信纸,格瑞看了很多遍,每一遍都没有看见金问“格瑞,你什么时候回来?”。他感到些许欣慰,同时也有些失落,觉得哪里变得空荡荡的。

那晚他本将那束枯萎的向日葵放在了床头,干燥的、阳光的味道进入了他的梦,梦里的金欢笑着,捧着一束花站在对面,欢迎他回家。

梦惊醒,是敌袭,战火蔓延的速度太快,那束本就枯萎的花也终于化为灰烬。

参军第二年,格瑞成为了最年轻的上校,因为他的信件里总是会夹带着些花朵,于是在军中人送外号“鲜花簇拥的冷面公子”。

大家一边感叹他的实力,一边打趣他,都说他在家乡藏着一个小情人,还说他和那个小情人有一大片花田,赚了不少钱。

一时间留言四起,格瑞觉得格外烦躁,于是将留言一一澄清。唯独那次军营酒会,格瑞第一次在大众面前喝酒,酒过几巡,也终于是不胜酒力,迷迷糊糊的说有人在等他会去,在那片花田里等着他会去。大伙来了兴致,都追问是谁,可最后谁也没弄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那夜,格瑞缓缓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最爱的金色太阳,在等我回家。

同年十二月,军队终于是进入了不毛之地,信件再也传不过来了。

第三年,格瑞十八岁,当上了少将军。战争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高级军官正在为拿下重要一仗的那只小队颁发奖章。

格瑞坐在高处,但他的眼神在没有了金的信件之后变得更加冷漠了,完全看不出这位少将军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阵阵威压压得台下的将士们都喘不过气来。

“请太阳小队的队长金上台领取奖章!”

等等……金!

“喂,少校,你前面说了金?”

“是的少将军。请小队长金上台领取奖章!”

格瑞不自觉地将身子往前靠了靠,是重名吗?是巧合吗?还是……真的是金?

“金!上台领取奖章!”

一时间众人都议论纷纷,睡会忘记上台领取这份荣誉啊,这个叫金的家伙真傻。

格瑞坐不住了,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到台上。他的神情不再冷静,反倒是充满了疑惑,兴奋,或是期待。

“金!”

……过了半晌。

“格瑞!”

那个声音从军队另一边传了过来,一大捧金灿灿的鲜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他立即跳下台子,以最快的速度跑向金,众人也识相的让了道。

金和那一捧花束都撞在了格瑞怀里,他从一堆花瓣中探出头来,还是那一脸缺心眼的傻笑。他问到:“格瑞,想我了吗?”

参军三年,那是格瑞第一次流泪。

“笨蛋,都叫你留在家里了。”

那束花很杂,什么野花都有一点点,最多的还是向日葵。

那年格瑞十八岁,金十六岁。
格瑞是少将军,金是小队长。
金是格瑞的太阳,而格瑞是金的依靠。

那一日,在军中,众目睽睽之下,两人接吻了。周围响起了口哨声,掌声,而他们只沉浸在了那片花田里。

那年战火尚未结束,那片战争之外的金色花田是那般灿烂。

END.

评论(10)
热度(57)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无底堂-开学长弧中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底堂-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