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堂-开学长弧中

开学了开学了,寄宿了寄宿了,不肝了不肝了,鸽了鸽了,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是一只欢快的月更鸽子,取关随意

【尼吉】二十八岁的舞王

短打,一发完

高中的校园舞会是青春的盛宴,男生们会穿上名贵的西装,女生们也会涂上漂亮的妆容;美味的食物,激昂的舞曲,在灯光下的欢声笑语,以及必不可少的舞王舞后,总是会让人发出“这就是青春啊!”的感叹。

对于尼诺来说高中舞会果然还是太过吵闹,不是因为他老气,而是因为他已经真真切切的是一名二十八岁的成年人了!为什么二十八岁的人会再上一次高中的理由已经是他不愿再提起的了,眼下对于尼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赶紧离开喧哗的舞池去寻一片清静。

【哪里都没有啊。】

尼诺放弃在舞池里寻找吉恩。说到吉恩,尼诺对他的感情是复杂的:身为“仆人”的忠诚;身为“观察者”的得意;身为友人的信赖;身为“尼诺”的爱……只是,无论哪个都是尼诺的感情就是了。

屋外清风徐徐,今夜的星空依旧灿烂。果不其然,石凳上的人就是吉恩。

“哟,吉恩。”

“啊,是尼诺啊。把舞后一个人丢下自己跑出来真的好吗?舞.王?”

“你别笑话我了,这里太吵了不适合我啊。”

“是吗?尼诺真是老气啊。”

“说什么呢,你不也逃出来了吗。”

“哈哈,果然是尼诺啊,真了解我。”

“哈哈,那你了解我吗?”

“嗯……头脑聪明的优等生,摄影部的现任社长只不过快卸任了就是,然后就是……爱吃巧克力,交际能力强,而且还是舞王?”

“噗嗤,很可爱啊吉恩。”

“哈?!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而且啊,我可不是什么舞王……这个王冠还是戴在你头上最合适不过了。”

“……可我不喜欢。”

尼诺先是瞪大了眼睛接着又是一副释然的表情。

“不愧是吉恩啊……不,幸好是你啊,吉恩。”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不,这句话没什么意思,只是自言自语罢了。”

乌云渐渐消散,月亮终于是出来了。

“尼诺,月色真美啊……”

“是啊……不去一起跳支舞吗?”

“你是在邀请我吗?舞后怎么办。”

“你来当不就好了吗?”

“我?”

“不愿意吗?”尼诺半跪在吉恩身前,轻轻抬起他的右手亲吻,又抬头看向吉恩,“吉恩?”

那个强有力的眼神,绝对可以征服世上任何一位少女的芳心;那对蔚蓝的眼睛,好像伊甸园的蛇,诱惑着人们堕入快乐。

吉恩凝视着那双充满魅力的眼睛,他的眼神依旧是如此淡定,就像世外的隐者杜绝了红尘。但那也是一双隐藏着魅惑的眼睛——

“何尝不可?”

吉恩的脸颊微微抬起,将眼眶稍微弯成了残月的模样,冰蓝色的眼球里映着淡淡的月光,或许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眼神:就像天真的孩童在无意之间投下的剧毒,在那一瞬间就可以将人们俘虏。

也就是那一瞬间,尼诺拉起吉恩的手让吉恩一个踉跄跌入他的怀里。他一只手拉着吉恩的手,另一只手又环住吉恩的腰,他将他牢牢禁锢,他将他占为己有。

“吉恩……你的眼神太犯规了。”

“我倒是觉得我们两人彼此彼此吧。”

熟络地相视又一笑,就像已经一起生活了多年的恋人一样。

“吉恩,月色真美啊……”

“嗯……”

月光下,二十八岁的舞王拉着十八岁的舞后跳着无声的华尔兹。

舞王亲吻着舞后,额、目、鼻、唇、耳、颈……直到最后;舞后享受着舞王的吻,从发尖、鼻尖、唇间、指尖……直到最后。

【我对吉恩的感情:是身为“仆人”的忠诚;身为“观察者”的得意;身为友人的信赖;身为“尼诺”的爱……】

他曾经只是这么想的罢了。

二十八岁的舞王在这个月色撩人的夜晚彻底被十八岁的舞后所征服,只是意识到这一点的时间还没有到……

“时间总会到的。”

二十八岁的舞王曾这样说——


碎碎念:

烂尾了

评论(3)
热度(54)

© 无底堂-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